正在閱讀:

印象青島

人在不同的時期,是有不同的人生追求的,記得讀初中的時候,我的理想是在鄉鎮上當個初中老師,高中的時候,我的理想是在縣城里工作,而大學的時候,我則希望在日照工作,因為走的越高,越覺得外面是如此的精彩。

我在日照一共生活了6年,也是日照翻天覆地變化的6年,記得02年去學校報到的時候,哪有什么旅游景點,日照現在最繁華的“王府大街”,當年就是一片茅草房,因為日照是一個相對比較閉塞的城市,北邊是青島,南邊是連云港,西邊是臨沂,東邊是海,這幾個城市都比日照發達,所以日照很少有外來人口,同時日照當時沒有象樣的大學(這也是為什么引進大學城的緣故!),日照市民多數都是被“城市化”了,地被蓋了高樓大廈,自然就成了城市人,因為我也是農村人,所以我融入到這個城市就變的非常簡單了。

不過現在回頭看看,感覺日照這個城市還是年輕了,只是在當年,自我膨脹很厲害,總是覺得自己走到哪里都可以橫著走路了,但是后來我發現自己錯了,因為外面的世界,實在是太大了。

2007年年底,一個很偶然的機會,認識了蟠桃大哥,當時他做了一個保健品門戶網站,叫蟠桃網,他到日照找我,因為咱窮慣了,所以見到有錢人,咱總是覺得低人一等,他帶著他的副總、客服部經理、技術部經理,中午我請大家吃飯,就這么認識了,蟠桃說,蟠桃網已經投入了170萬,但是仍然處于虧損狀態,想大家坐下來,一起分析分析,我就談了我自己的看法,我覺得缺點是:功能太多、沒有意向客戶。

他是做傳統生意起家的,以前做過房產、基建、草坪、中央空調生意,后來在青島開了保健品連鎖超市,后來聽別人說在網上賣保健品能賺錢,于是投資了蟠桃網,他是個網盲,連打字都打不流暢那種,他喜歡功能多,所以B2C、C2C、博客、貼吧、論壇、問答系統、網上醫院,只要能想到的,他都要求技術部門做上了,他說他很有成就感,特別是當他把網站展示給他的那些朋友看的時候,大家都覺得這個站長的像門戶網站。

他原來的想法是網站只要能夠實現收支平衡,那么他就可以喊他的朋友們投資進來,然后走資本路線,最終實現上市,這個計劃和理想都很完美,包括在日照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他也談到,現在網站一天約有2萬人訪問,不過流量都是論壇上的,原來他雇了8個兼職斑竹,這些斑竹每個人分管一個論壇版塊,有管美女圖片的,有管笑話的,有管新聞的,總而言之,全是娛樂性的內容,沒有來買保健品的。

蟠桃,派頭十足,開了一輛豐田佳美,長的也比較富態,有點像楊瀾的老公吳征,出手也豪綽,談吐之間流露著大城市的味道,于是我立刻就被吸引了,感覺很自卑,咱就是個農民,也沒啥見識,他手機號碼尾數都是一樣的,因為我在聯通工作過,我知道4位尾數的,沒有特殊關系是弄不到的,于是我堅信他是大老板。

蟠桃回去后,問我有沒有興趣到青島發展?當時我手里還有些積蓄,而且還買了套房子,也沒有什么生活壓力,想出去闖蕩闖蕩也不錯,我是2008年1月3日出發的,1月2日晚,日照的兄弟姐妹給我餞行,桃花島的島主、海戰館的老大、咖啡館的投資人、遙控器等日照的比較高端的朋友,都去了,那天晚上都喝多了,后來還發生了一段不愉快的插曲(路上出了車禍!),不過也都是往事了。

到青島,立刻就飄飄然了,剛下高速,蟠桃大哥就開車親自在那里接了,問我,是住五星酒店呢,還是喜歡住其他的?咱對這個沒講究,就住在了中新大廈旁邊的米亞羅商務酒店,蟠桃安排工作人員先去幫著把房間定好,然后他開車直接去了八大關那邊的一個海景酒店,就是慶理河豚,就在海邊,風景非常美,而且旁邊是木棧道,行人走來走去,別有風味,當時我在想,青島人就是有情調,蟠桃對吃是很有講究(否則他咋那么胖!),他點了一些比較有特色的海鮮,其中還有鳥巢樣子的海鮮,后來知道,那叫:海膽。

下午,蟠桃帶我去參觀他的公司,我記得那天晚上我寫的日志是:我第一次規模這么大的網絡公司,員工50多人,大廳里都是課桌,和我們上學的情形差不多,每個人一臺電腦,在那里緊張的工作著,蟠桃自己一個大辦公室,里面擺著古玩、書籍、花木等,沙發前面是茶盤,當時我還不會泡茶,蟠桃就問我喝什么茶?我說隨意,他就泡了普洱給我喝,那也是我第一次喝普洱。

我回憶起剛到青島的日子,我覺得就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眼花繚亂的,晚上公司的中高層迎接我的到來,在順風肥牛吃的飯,特別開心,好象自己也是這家公司的老板一樣,我第一次去濱州是吃的順風肥牛,第一次去濰坊和青島,也是吃的順風肥牛,也許是順風這個名字比較吉利吧,不過我覺得消費太高,一般我們很少去吃,蟠桃每個月都要請我吃一次大餐,每次就我們兩個人在這里吃上一頓,他會點上一對海參、一對鮑魚,然后點些肉,我們就大吃一頓,我們兩個人都超喜歡吃肉。

青島很難租到房子,我干脆就住酒店了,雖然咱當時思想仍然是農民思想,但是還是有一些積蓄的,酒店一晚是158元,一個月也沒多少錢,因為當時收入也比較穩定。

蟠桃是當時我在青島唯一的朋友,他對我很好,每頓飯都陪我,即便是他不陪我,也會安排公司中高層陪我吃飯的,我和蟠桃沒有任何合作關系,我覺得當時對于我而言,純粹是一種學習和經歷,這也是為什么我一直都想走出去看看的緣由,經歷的多了,才知道自己的無知。

蟠桃打電話,說讓我去陽光百貨二樓餐廳去找他,我把西裝找出來,穿上,當時那是我最好的衣服,是06年花1700元買的,然后扎上領帶,我就去了,到了陽光百貨樓下的時候,我郁悶了,因為我不知道哪個是門口,在左邊是保時捷專賣店,旁邊是星巴克咖啡(當時我不知道是星巴克,因為當時我還沒喝過咖啡!),據說陽光百貨是貴族消費的地方,我給蟠桃打電話,他下來接我,當我進了大廳的時候,我立刻就臉紅了,因為我總是覺得自己不適合這里,太TMD像個小丑了。

和蟠桃一起吃飯的是兩個富婆,據蟠桃介紹是臨沂駐青島商會的,他們是高爾夫球友,蟠桃說在青島很多人家的保姆都開寶馬的,當時我是非常贊嘆蟠桃,咋認識這么多人呢,我越來越佩服他了,如果這算震撼的話,那后面的事,就是沖擊波了,蟠桃說帶我出去旅游,到了目的地以后,市委辦公室的就提前打電話給把酒店定好了,而且是一個人一個套房,太奢侈了,我那個時候才知道,原來很多人出差的時候,都是一個人一個房間啊,后來我才知道,原來蟠桃睡覺的時候,鼾聲如雷,記得有一次,我們從濟南回青島,在服務區休息了一會,蟠桃趴在方向盤上睡覺,一會他就醒了,秘書問他咋這么快就醒了,他說剛才被鼾聲嚇醒了。

繼續說出差的事,在出差以前,蟠桃公司的技術部經理(于兄)就幫我印刷了名片,還有個美麗的頭銜:中國互聯網營銷策劃協會理事,我仍然是穿著我的西裝去的,如果以前是飄飄然的話,那么當時則是無地自容,我記得有個朋友是開著限量版的奔馳去請蟠桃吃飯的,還有當地的一把手到場,因為他們幾個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蟠桃以前在那里做過房產。

那個時候,蟠桃總是和我說,青島高人太多,一定要低調,因為青島到處都是高人,就如同海邊的別墅一樣,一套幾千萬,關鍵是你拿錢買不到,為什么呢?人家不賣給你!

在青島的生活,很瀟灑,就是吃喝玩樂,蟠桃是美食家,他說做傳統生意的人,財富都是吃出來的,因為要天天請人吃飯,自然對青島的吃是比較熟悉的,我是領略了他對吃的研究,我最佩服的就是他對青島的路的熟悉程度,大街小巷他都熟。

跟隨他的日子多了,我就知道他喜歡吃啥了,如果是普通客人來了,就是去順風肥牛,因為離公司比較近,而且環境比較優雅,包括08年過生日的時候,也是蟠桃在順豐幫我擺的宴席,如果是外地的貴賓來了,那么就去八大關的慶理河豚館,那里環境獨特,基本上代表了青島海景餐廳里的最高水平。

如果是想來吃青島小吃的,那么就會帶著去吃餛飩,青島人很喜歡吃餛飩,早餐的時候都要排隊,我們一般都是去順天吃,青島還有比較有特色的小吃,就是青島雞架,我吃過好幾家,只有雙興雞架最好吃,在那里吃飯,豈是要排隊,而是要排1個小時以上,不過味道的確很好。

如果是外地來的貴賓,例如蟠桃的那些同學、發小到青島,那么就會去嶗山水庫旁邊的酒店,從市里要開車1個小時才能到,那里的魚一般都要7斤以上,一魚多吃,菜都是山上的野菜,那也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淡水魚,據說主要是嶗山的水好,所以養出來的魚才比較好,不過消費也比較高,人均消費100元左右,人少的時候,我們會坐在外面,既可以看到嶗山水庫,又可以看到美麗的嶗山,吹著海風,特爽,例如上次出版社社長來青島爬嶗山,我們幾個人就在外面桌子上吃的。

后來蟠桃喜歡上了爬山,他也加入了登山隊,我們的伙食又改變了,我們喜歡去吃山里的農家宴,嘿嘿,那里的味道,就更不一樣了,不過容易迷路,上次我們晚上在那里吃過以后,就迷路了,在山里繞了好久,當地一個村民義務把我們帶出了山,劉克亞、王通他們到青島的時候,就在那里吃農家宴,還封了個口號:嶗山論賤,不好意思,打錯了,是嶗山論劍。

平時沒啥事的時候,我和蟠桃還有他女兒一起去六浴游泳,他們兩個人都比我厲害,他們都可以游到防鯊網,每次都會帶一個塑料板,不過他們兩個人都不用,最后都拋給了我,因為我中途總是會有種要淹死的感覺,不過在他們的鍛煉下,我已經輕松可以游到防鯊網了,現在有比較熟悉的朋友來,一般我們都會去海邊游泳,買個褲衩10塊錢,去換衣服和沖洗5塊錢,然后就跑到海里去,例如社長他就是一個喜歡運動的人,每次來了,我們都要去海里游一圈。

游完以后,在沙灘上躺會,沙灘上有賣玉米的,蟠桃每次都是先去賒人家幾個玉米,回車上給拿錢,順便一個人分一個王老吉,六浴比較偏僻,以前屬于私人浴場,所以來的人不多,特別是旅游團,幾乎不光顧這里,多數都是本地人,所以這里是比較好玩的,夏天的時候,基本上每天都去。

游泳歸來,一般都是由蟠桃女兒說了算,她喜歡吃肉,所以不是去豪客來吃牛排,就是去吃燒烤,青島這邊有個特點,小吃店基本上都比較破,但是生意異常火暴,比較好吃的燒烤店,即便是你站著,都沒地方吃。

豪客來是青島最平民的牛排店,吃38元送15元現金券,我們每次因為這個現金券來一次又來一次,不過的確好吃,蟠桃給他女兒一次都買500多塊錢的券,讓平時自己來吃的。蟠桃家的這個寶貝女兒,給了我很深的印象,雖然還沒讀初中,但是她的理念,和我們農村孩子完全不一樣,例如吃飯的時候,她會去買單,喜歡平等交往,很獨立,在我印象里,好象從來沒和蟠桃有過爭吵,我們經常一起出差旅行之類的,深有感觸,所以環境也可以造就人才。

夏天的時候,蟠桃媳婦一般都要去外地出差學習,蟠桃就負責帶孩子,所以我們一天到晚,都是想著去哪里玩,我們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極地海洋世界,這也是我個人感覺做的最好的旅游景點,全票好象是150元,蟠桃他們都是辦的年卡,可以走VIP通道,蟠桃也幫我辦了一張年卡,上面有照片,有身份證號碼,于是,我們一有空,就去那里看演出,雖然演出內容都是一樣的,但是依然每次都很震撼,因為你會感悟,原來大自然的生靈里,竟然有這么多有智慧的,我姐姐一家到青島,我就帶著他們到了極地海洋世界,絕對超值。

據說沒來過海底世界,就別說來過青島,不過,這幾年在青島,我還真沒去過,因為我06年去過,我感覺太一般了,就再也沒去過,海底世界和極地海洋世界,現在完全是兩個檔次了。

青島海邊有快艇,100元就可以坐一圈,這邊管理比較混亂,也不需要穿救生衣就可以上去,有一次我在小青島那邊坐快艇,快艇跑起來一跳一跳的,我坐在最后面,結果被扔到海里去了,哎呀,郁悶死了,快艇上還有好幾個妹妹,把人家都笑傻了,把我撈起來以后,老板說可以免費再來一圈,我直接沒搭理他,從那以后,咱是再也不玩了。

如果想做快艇,我建議選擇晚上6點以后,從黃島坐輪渡到青島,可以直接把車開到輪渡上,好象是8塊錢一張票,在輪渡上看青島的夜景,真是太美了,不過要想觀夜景,晚上還可以去五四廣場,在那里有燈光表演,也可以感受一下夜晚的世帆比賽基地。

在青島,每天我都走路2個小時,我從棧橋開始,一直走到石老人那邊,全部都是木棧道,光著腳丫特爽,海邊的人沒有得抑郁癥的,因為海是那么的遼闊,所以我們喜歡在海邊的木棧道上聊天,邊走邊聊,特有意思,有時候我也會即興寫首詩,例如:大海啊,你為什么這么大啊?!

08年7月份,蟠桃實現了贏利,記得最好的時候一天4萬的營業額,利潤在50%左右,咱不能說有咱的功勞,否則咱咋沒發展起來呢?蟠桃給我帶來了全新的沖擊,因為使我了解了城市原來如此精彩,記得有一次去韓國區玩,和一群韓國人在一起唱歌,蟠桃讓我也唱首歌,反正韓國人也聽不懂,竟然發現那里的KTV都是無線點撥的,而且還有中國歌曲,我說我只會唱《國歌》,蟠桃說那你想想,還有啥會唱的,我才想起來,我可能會唱《水手》,于是我第一次在KTV里唱歌,那里的KTV和我們的教室那么大,有個舞臺,唱歌的時候是需要站在舞臺上的,韓國人男女老少都喜歡跳舞,都在那里跳舞,唱的好不好聽,只要出聲,他們就覺得是天籟。

08年,我也迎來了自己的轉折,我出書了,5月份蟠桃陪我一起去了鄭州開了書博會,蟠桃公司里有個技術人員,是我老鄉,有一次他在網上和我聊天,他說要介紹我去電視臺接受采訪,當時我也沒在意,過了一段時間,有個美女在網上找我,說要采訪采訪我。

那一天很冷,我去了報社,見到了一位美女姐姐,那時她剛生完寶寶回來上班,她把我請到了辦公室,那是我第一次面對面的接受一個記者采訪,雖然在鄭州書博會也有幾十個記者,可是那性質不一樣,因為那都是花錢請來的,這個美女姐姐就是阿俊。

阿俊拿出了一份報紙,她說在網上看到我寫的一些言論不錯,于是做了一期懂懂言論,還送了我一份報紙(這份報紙,讓我當天就郵遞回了父母家!),阿俊做了一期我的專訪,那個時候,在我印象里,她人挺好的,是個責任主編左右的官職。

中午我們一起吃飯,就在旁邊的浩浩小廚,他們家做的飯菜太精致了,從此以后,浩浩小廚就成了我們定點飯店了,如果說蟠桃是讓我認識了都市生活,那么阿俊則是讓我領略到了都市高端生活圈。

因為比較投緣,我們關系非常好,甚至一有空,就在一起吃飯,她是博覽群書,我覺得她最大的優勢資源,就是性格優勢,她喜歡把朋友介紹給朋友,并且讓彼此進行合作,這一點是我們的共性,所以在一起非常的開心,后來她去了一家高端雜志做了總經理。

阿俊是我在青島最好的朋友之一,她是青島高端人群的縮影代表,富有社會責任心,四川地震過去半年多了,有一次她找我去吃韓國料理,吃完以后,她說給我1000塊錢,讓我幫著捐到紅十字會,因為她沒開通網銀,我說你確定這個錢能到達四川災區嗎?她說冬天了,讓孩子們買點棉衣穿,至于能達到多少,并不關鍵,哪怕只有1/10,也有100元,愛心不能因為中途會被打折而拒絕奉獻,同時她說捐款,不需要捐助道德,至于災區的孩子是如何消費,那是他們的事,我們是無權給他們壓力的。

一個人,在沒有人監督的情況下做出的事,是內心世界真實的展現,阿俊EMBA很多同學,有一次,她說懂懂,我給你介紹幾個老鄉你認識吧,對你肯定有用,當時一共是5個人,阿俊、我、林明貴、李春生、王偉。

林明貴是以太科技的董事長,春生是青島網絡行業絕對的老大,新聞網的CEO,當年的杰出青年,王偉是做房產行業的,都是我們老鄉,從此以后,我就又多了幾個朋友,也多了幾個崇拜的對象,我很崇拜他們,所以會仔細聽從他給出的每一條建議,前后跟隨著阿俊認識了不下20個高端朋友,基本上都是這種層次的,他們平時都去香格里拉喝茶,于是俺也就第一次去了香格里拉喝茶和吃飯。

有一次,阿俊說要介紹個投資人給我認識,是個溫州的老板,非常儒雅,是商會的秘書長,他有個投資公司,流動投資額度是1.5億,當時我在上海工作,這個老板恰好去上海讀一個課程,他沒去上課,去找我聊天了,不過只聊了15分鐘,他是做鞋的(知名品牌),想問一下凡客模式是否適合鞋,后來我說了我的看法:一是凡客是網絡品牌,不是服裝品牌,很少有回頭客,適合目前的網絡環境,賺一把就跑。二是鞋子不同于衣服,因為鞋子需要試才知道合不合適,這也是為什么沒有鞋子B2C知名品牌的緣故,是目前網絡環境還不適合,過幾年時機成熟了,一定可以做的。

當時我在問學堂測試教育商城,對于這種總分式代理模式,誰都不知道能不能走的通,當時我也挺懷疑自己的,畢竟很多人反對,但是胡老師(問學堂CEO)信任我,因為我和胡老師認識5年多了,在沒做問學堂以前就認識,溫州投資人說,你問一下問學堂要投資不,要的話他可以投資,因為他覺得模式沒問題,因為傳統的服裝、鞋子都是這種代理模式,一個省代,然后下面是地級代理,品牌只需要提供貨源和廣告支持就可以了……

托他吉言,2個月后,教育商城正式贏利了,就這么快,我也正式離開了問學堂,因為俺的任務就是測試模式,只要模式成功,俺的任務就完成了,其實在問學堂做義工是很榮耀的一件事,后面我寫《印象上海》的時候,我會寫寫那段故事。

過了幾天,溫州投資人告訴我,讓他投資的一個健身器械的公司聯系一下我,他說這個市場應該是很大的,過去是做代工,現在想做自己的品牌,于是我們就認識了,工廠老板、品牌運營人,我們都見過面,也都熟悉了(后來還成了我的恩人!)

當時還沒確立品牌名稱,后來想著叫BESTFEEL,2年過去了,現在一款產品的月營業額都已經超過100萬人民幣了,當然不是俺的功勞,因為網絡推廣的份額很小,主要是地面渠道。

BESTFEEL的品牌運營人到青島的時候,我們一起去八大關聊天,才發現八大關真漂亮啊,人很少,草皮特好,真是太好玩了,與此同時,我們還發現了一個好玩的咖啡廳,和日照的海底咖啡廳有的一拼,不過這家咖啡廳是建在海邊的,就在慶理河豚旁邊,在那里喝茶,可以看到海里的船、景。

就這樣,我們青島的朋友圈子就越來越壯大了,除了我,基本上都是成功者,有一天,遇到了一個“笨蛋”,當時我有個電子書賣300元,他非要給我600塊,他說最近太忙,忙完了請我們吃飯,他是做會展的。

我們第一次見面,挺有意思的,只見遠處來了一個風度翩翩的中年男子,提個文件包,身穿西裝,我想這家伙,肯定是剛到城市,咋喜歡穿西裝呢?和我當初一個德行,他選的是陽光假日酒店,也是海景餐廳,這個家伙原來是山寨的青島人,是內陸人,在青島定居了而已,怪不得他點菜竟然沒點海鮮呢!

事后,我們都私下里嘲笑他,這家伙,竟然去海鮮店不點海鮮,全點了雞鴨魚肉,他一個人送了我們一幅字畫,因為他做會展,畫家們送給他的,哈,來者不拒。

這個家伙,就是出山大哥,也是我青島最好的朋友之一,我和他還有阿俊,我們經常在一起吹牛聊天,他以前是做洋河藍色經典的,據小道消息,一年就被他做了200多萬的營業額,后來為了某種追求,跑到了青島,酒代理也不做了,開了會展公司,投了50萬,虧了,買了套房子,積蓄沒了……

從此以后更熱鬧了,每天在我家樓下的上島咖啡,幾乎天天就是吹牛會,我早上起床以后就會去那里坐著,中午大家就陸續到達了,然后就開始想去哪里吃飯,一直吹到晚上,再散會,因為出山人比較老實本分,而且是一個很善于付出的人,和他合作,他不會讓別人吃虧的那種,后來被BESTFEEL的品牌運營人看中了,把商城交給了他來做,結果做的挺好。

出山大哥的朋友圈子,于是我又跟著一起熟悉了,他的朋友圈子都是賣酒的,俺才知道,原來酒這么暴利啊,從此俺家的白酒就沒花過錢……

青島圈子越來越大,做什么事,都比較方便,所以我媳婦總是教育我,她說以后咱還是定居青島吧,否則你總是念叨那里的朋友,我媳婦也經常去青島,不過呢,她喜歡去看東方斯卡拉,有一次她慶祝的太狂歡,把人家的杯子不小心給打了一個,還賠了10元,那天晚上我批評了她一頓。

東方斯卡拉,我也非常喜歡,在天幕城里面,天幕城據說也是4A旅游景點,就在青島啤酒廠旁邊,這里裝修的非常豪華,很多行為藝術和民間藝術在那里,基本上就是一個藝術的王國,不過東方斯卡拉這兩年節目更換的不夠頻道,去了基本上就是看重播。

我已經好久沒去了,上次小黎飛刀(股神)到青島找我玩,我帶他去看了一下演出,他看的挺有味道的,我還擔心他聽不懂北方方言,結果沒問題,原來現在演出也都是普通話了,東方斯卡拉是我去過的夜場里,最有激情的,很多都是二線明星,例如星光大道的阿寶他們。

在青島,我還去過D廳,在FEELING,不過沒敢進去,怕俺個農民影響了大家的情緒,我從來沒進過舞池,都是坐在外面看看就足夠了,那次好象是和蟠桃一起去打牌,他贏了幾千塊錢,他說這種錢,贏了就要消費掉,他們打牌挺有意思的,不過都是打著玩,在我印象里,蟠桃好象就打過一次,不過從打牌就可以看出來,他是一個很穩健的人,一個晚上他贏的最多,沒有把握,他不會堅持,有把握,他會選擇絕不放棄。

在青島,最有意思的就是大家一起去看電影,萬達廣場旁邊有個賣韓國女裝的,其實那里賣打折票,25元一張,一般人俺不告訴他,不過現在又有一個萬達廣場,那里有很多好吃的,上次“一米陽光”喊俺一起吃飯,就是去那里吃的,挺多小吃的,俺還坐了坐她的“法拉利”,她是路癡,還闖到了單行線里,從那以后,俺就下決心,一定要買個奧拓。

“一米陽光”挺適合演小品的,有青島女孩的豪爽,在我印象里青島女孩好象都是1米7左右的個頭,性格豪爽,臉面都差不多,那天晚上我們吃過飯以后,恰好瘋子和楊文劍他們到了青島,我說我帶你去見見我們網絡圈子的帥哥們吧……

在上島咖啡坐下以后,我說這個姑娘是我剛才在機場認識的,她就接著我的話茬編下去了,她說我們的確剛在機場認識,順便在機場花錢租了輛車過來……事后,他們幾個說,真被蒙住了,青島女孩有男孩子的性格,挺開朗的。

青島雖然是吃海鮮的城市,但是青島的海鮮普遍比較貴,平時我們吃海鮮主要是在青海路的“榮城海鮮”,這家還是比較便宜的,現在吃燒烤,我們就在對面的圓圓燒烤,啤酒呢,自然是少不了,在青島,你喝到的,往往不是正宗的青島啤酒,一定要到本地人多的店里去,青島與別的城市不同,青島有一種店,叫啤酒屋,里面主要是喝啤酒的,點個小菜,來上幾扎啤酒,喝吧!

如果是想多樣化一點,就去吃海晴的自助餐,白天的是90元/位,晚上的是120元/位(我沒買過單,具體價格我不知道),這里海鮮比較多樣化,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據說是五星酒店,咱沒住過,因為阿俊有那里的現金券,所以那一段時間,我們經常泡在那里吃。

吃過最好吃的一次海鮮,也是最郁悶的一次,在青島有個島叫田橫島,需要坐輪渡上去,他們村還收門票費,家家戶戶開飯店,他們那里世代都是漁民,我和蟠桃2個人去的,結帳的時候要600元,后來一看,被宰了,討價到了400元,蟠桃說出來吃飯,既然好吃,就不要在乎價錢,他把單買上了,我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幾乎每家每戶都出現這種情況,不過游客沒有任何辦法,因為這里沒有執法這個概念,你打電話也沒用……

后來我們就變的狡猾了,去那里點菜的時候,必須要問好價錢再吃,這樣還是出事了,上次就是因為最后一個菜沒問價錢,兩條黑頭魚,結帳的時候,老板說一條180元,我們還不算慘的,有個人去點的海螺,問的時候是16元,他以為是一盤,結帳的時候才知道16元一個,那一盤就300多塊錢,欲哭無淚啊,不過說歸說,那里的海鮮,的確好吃。

出山大哥有個同班同學,竟然是田橫島人,和他交流了以后,得到了一條攻略,他說辦法很簡單,在島碼頭上的漁船上買了海鮮,去找小店加工就可以了,一共收20元的加工費,哎,早知道,咱就這么辦了。

青島我也有很多的同齡朋友,例如我的大學同學們、蟠桃公司里的員工們等等,同齡人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就買上零食,帶上床單,然后去中山公園打撲克,中山公園非常適合這么玩,在那里很有意思的,年輕人的天下,而且和隔壁的圈子很快就熟悉了,然后交換零食吃,周六周日呢,則是要去爬山,爬山的節目也是如此,到了山頂以后,大家聚餐,把家里帶出來的好吃的,都拿出來,我和蟠桃參加的都是老年登山隊,不過很遺憾,一般都是我倒數第二,蟠桃倒數第一,那些老頭們,比年輕人結實多了,他們是風雨無阻,每周都爬。

在青島,還接觸到了很多藝術圈的名人,后面會一一介紹,不過呢,青島也有個劣勢,就是道路太怪,另外很多居民區都不是小區,就是沿街住著,我住的那個房子,就是在百腦匯對過,我搬過去的時候百腦匯開始動工,我搬走的時候百腦匯開業,2年的時間,幾乎天天都在施工聲中度過,這也促發了我有了回農村安靜上一段日子。

其實在青島的日子,我是有這樣的感悟的:一個人,不需要有太多的朋友,有2~3個,就足夠了,因為朋友還有朋友,這樣我們的人脈圈子就足夠大了,不需要廣結網,在青島的朋友,有90%以上都是朋友的朋友,很少有主動認識然后成朋友的,我是一個比較閉塞的人,不是很喜歡交朋友。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證群的質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記電子書籍;

不定期聚會,促進群內合作,交流;

加群條件:三觀一致,成熟穩健瀟灑

 

福彩3d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