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印象上海(上集)

08年去南京看望忘年交,他說有個企業家論壇(活動),讓我和他一起去瞅瞅(他們正在拉風險投資),于是俺就順便免費聽了聽企業家論壇上的演講,過去總以為這是神秘、嚴肅的頭腦風暴,結果發現氛圍是相當的輕松,越是成功者,越喜歡開玩笑,甚至會講一些很出格的段子。

有個做動漫產業的企業家,他說動漫產業在國內剛剛起步,是最好的創業機會,因為歷史證明,任何新興行業的前5年都是渾濁期,也是最容易撈到資本的,因為國家政策會傾斜,會提供無償的專項資金,而且行業發展初期,有很多的政策漏洞可以鉆,所以目前是切入動畫產業的最佳時期。

他提到了養豬,他說豬肉上漲,國家馬上鼓勵養豬,大家都在觀望中,結果有很多大老板(如丁磊、金鑼集團)開始買地養豬了,我們總是認為他們風險意識很差,其實是我們風險意識差了,因為國家隨后就推出了養殖補貼,光補貼就足夠這些養殖大戶的基礎運營了,就等于地皮是白揀來的,即便是不養豬,都已經發財了,后來無數做房產的跟風進入這個市場,結果專項資金越來越難申請了……

他的演講是很犀利的,雖然聽著有悖常理,但是還是贏來了陣陣掌聲,當然高潮部分還在后面,他說仔細分析一下眾多行業的領頭羊,他們的發展史多是不光彩的,或者是靠欺騙了銀行貸款,或者是做仿貨起家,他說,毛主席說過“人間正道是滄桑”,也就是說,歪門邪道才能賺到錢!但是這僅僅是局限于一個行業的渾濁期,假如行業越來越成熟了,大家都已經走向正規了,你還在那里歪門邪道,那么你必然會變的“滄桑”的。

當時咱還比較年輕,總是覺得這家伙的演講太過火,而且有些偏激,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以及自己慢慢的融入到了這個社會,其實越來越認可他說的這句話,雖然有些絕對,但是不得不承認,那是真理,他那天演講的主題是:創業、道德、法律。

他說做任何事,都要先研究法律,只有在法律和道德的范疇之內,什么樣子的歪門邪道都可以使,因為你不違背法律,又不違背道德,自然沒人約束你,當天他還爆料了阿里巴巴和巨人集團的一些起步花絮,當然這些都是在新聞上看不到的。

企業家論壇,有個很有意思的互動環節叫“我失去的那些機會!”,就是每個人輪流分享一下,自己當初曾經有一夜暴富的機會,結果沒抓住,并且再分析一下,如果是現在再遇到這樣的機會,你會如何做……其實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因為別人的失敗,有可能成為我們的經驗。

聽別人的分享,是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有人分享,有一次寫了一組彩票,忘了買,當晚的開獎號碼就是他寫的那一組。還有人分享,當年有朋友約他到南京買地皮,2萬元一畝地,當時覺得太貴了,沒買,結果10年過后,變成了200萬一畝了。還有人分享了自己的前女友,現在已經是大老板了,真后悔分手,還有個朋友說當初520.com報價10萬,他嫌貴,結果漲到500萬了……

我是一個喜歡馬后炮的人,回憶一下自己的創業史,其實自己也錯失了2次成為千萬富翁的機會,第一次是06年,那時的互聯網商機無限,很容易成名,也很容易賺錢,因為那時狼少肉多,當時我有流量方法,后來被我當成教程賣了很多,也慢慢的在網絡上傳播開了,我自己做的一般,但是有人一個暑假就賺到了200多萬,他是直接雇人包下大量的網吧用來掛著軟件做推廣,這也是自己錯過的第一次成為富翁的機會。還有一次,就是08年,我分析到了競價可能是一個暴利區域(競價,就是在搜索引擎上購買廣告位推廣產品!),因為當時電視購物剛開始火暴,我們分析與電視購物模式相同的網絡競價推廣,也會火暴,結果蟠桃他們一天收入2萬多的時候,我仍然沒行動,后來自己想行動的時候,市場早就飽和了。

網絡現在越來越透明化了,前幾年的網絡上的高收入群體,多數都是“歪門邪道”,別看著一個個裝的像正經人,其實發展史,沒幾個干凈的,這也許是每個行業發展初期的特點,不過我也經常安慰自己,這樣也挺好的,雖然沒多少錢,但是有很多的追隨者,也許有些虛榮的東西,不是錢可以換來的,我挺享受這樣的生活,同時對于投機取巧的事,這些年幫別人分析過很多,但是自己從來沒做過,不是說我清高或者正直,而是我太懶了,不是不想做,而是愁著去做,清高的人,多數都是因為沒賺到錢,所以才裝裝B。

做網絡,必須要轉型快,一個模式當泛濫的時候,必須要快速轉型,因為國家相應的政策馬上就會出來進行調整,而有的人則跟風跟晚了,別人都不玩的東西了,他覺得是個大市場,結果一玩,就掛了,為什么呢?因為你進入市場的時機不對了。

我覺得做任何事,都是要在法律和道德之間的,其實做網絡這一行,經常目睹一些悲劇的發生,自然就越來越謹慎,越來越理智了,前一段時間,在網上遇到了一個網友,他寫了一封信,他剛被放出來,他說當年他做“中創”(拉下線的)做的不錯,后來中創突然不做了,他覺得手里這么多下線,如果放棄這個生意就虧大了,于是他就自己做了一個類似中創的平臺,結果恰好國家頒布了組織傳銷罪,他就被抓進去了,他也的確做的很出色,半年做了100多萬,都上了CCTV了,雖然很優秀,但是努力的方向錯了,自然人生的軌跡就錯了。

我和他聊了很長時間,也為我們自己敲響了警鐘,他說他在里面反思了三句話:擁有再多的錢,不如擁有自由。一個人讓父母丟臉,是最可悲的,也是最不孝的。做任何事,都要有自己的準則,不能盲目的跟風。

他說剛回家的那段日子,看到電腦,自己渾身就發抖,更不用說上網了,他說現在只想找份工作,安穩的上班,照顧好自己的父母,至于一些非法的事,再也不會搞了,連想都不想了。

記得2004年的時候,幾乎是色站滿天飛,抓了一大批進去,很多站長及時的轉型,現在有的都已經成了大站長,甚至有頭有臉有身份的人物了,這幾年隨著網絡的成熟和透明,很多網絡創業者,都轉型到了電子商務平臺,或者去開淘寶店了,或者做了B2C商城,因為大家明白一個道理,正規時期到了,要去走陽光大道,這才是出路,有的人仍然不知死活在那里瞎搞,很快就知道結局了。

前一段時間,我們圈子里討論了一個話題,就是做名牌仿貨如何推廣,結果變成了名牌仿貨能不能做的辯論,我的觀點是:寧愿不去賺這個錢,也不要去觸犯法律,哪怕是賣一件仿NIKE,其實也是違法,雖然淘寶假貨滿天飛,但是那是過去,是渾濁期,淘寶已經變的越來越透明了,做假貨必死,只是早死與晚死而已,為什么創一次業,不去清爽一點呢?

“減肥”這個關鍵詞,每年至少要創造10個百萬富翁,因為這個產品是最火的競價產品,雖然廣告語很夸大,但是人家賣家說了,俺賣的不是假貨,只是擴張了一點,最多是欺詐消費者,工商罰點錢就行了,不觸犯刑法……所以有些時候,有些道理,是說不通的,只能靠大家自我約束。

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也沒有資格去教育別人,只是我見的比較多了,感受過別人的悲劇,甚至就如同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一樣,所以我希望把自己的感受說出來,讓更多的人對自我有個約束,其實有很多這樣的故事,因為涉及到別人的隱私,我就不多說了。

2008年秋天,在網上和相逢大哥聊天(福建人,做國外廣告業務,投資高手,我們圈子里公認的最牛的高手,前天介紹的遙控器大哥一年做了15萬美圓,就是相逢大哥指導他做的!),我和相逢說,我現在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市場,而且測試成功了,我就把蟠桃做競價的全過程跟他說了,相逢問我需要多少錢?我說需要40萬,因為要弄辦公室,然后要招人,相逢問我,你的核心競爭力是什么?我說,我最核心的競爭力,就是比他們還熟悉流量和廣告投放的技巧,因為我就是做流量出身的,我知道到哪里可以買到更便宜的廣告,而且我擅長軟文推廣。

相逢說,你寫個計劃書吧,錢給你打過去,他要出去自駕游,回來的時候或者飛青島,或者幫我買票到福州談一下,這個事就這么定了,我在這個圈子里,有個得天獨厚的優勢,就是我是這個圈子的組建者,所以只要開口,大家也都不會拒絕,而且也不會談太多,包括股份之類的,都沒談,相逢說他相信我能做起來。

可是看了計劃書以后,他不同意,原因有兩個,第一,他覺得如果賺錢是靠瞎忽悠的方式賣保健品,這個思路是不可行的,關鍵是不具有可持續性,而且人生價值觀可能會扭曲,雖然不違背法律底限,但是違背道德價值觀。第二,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一旦有了這樣不是很陽光的項目上的合作,必然會影響友情。

相逢大哥說,這個事你要是繼續做,必須要有2個前提,第一,你找到比較正規的、可持續性的產品,第二,你要全心做這個事,不能變來變去。當時的互聯網依然是渾濁的,暢銷的正規商品是不適合用競價廣告推的,因為一些亂七八糟的廣告都是暴利,他們會瘋狂的購買流量,會把廣告單價炒起來,例如新浪智投一個點擊竟然要7塊錢,看一下投放的廣告是什么?除了低價賣跑車的,就是賣炒股軟件的,而這兩個,都是詐騙的,你說有這樣的暴利敗類充斥著網絡廣告,普通商品根本投不起廣告。

相逢大哥說,這樣吧,你把蟠桃約著,我們一起去上海聚一下,那也是我第二次去上海,我就先說一下,我第一次去上海的情景吧。

2008年5月20日,我過生日,蟠桃請客,他們公司的中高層也都參加了,在順風肥牛,期間還送了一個大生日蛋糕,服務員還把燈給關掉了,房間里播放起了生日快樂,很開心,我也喝了點小酒,回家的時候,突然心血來潮,決定去上海。

為什么要去上海呢?因為那個時候我和飛揚就在網上認識了,而且網戀了,她發信息給我,說生日快樂,我說那我去找你吧,于是我直接去了機場,決定飛上海,因為青島到上海的飛機是30分鐘一班,所以去上海是比較方便的。

我和飛揚的認識是挺有傳奇色彩的,她是個上班族,以前我在網上做項目擔保交易,她通過我擔保,參加了一個培訓,后來也沒做起來,因為她對網絡的認識,基本上就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啥也不懂,她就找我,我說確認付款也是你自己同意的,我只負責擔保,和淘寶的功能是一樣的,你滿意你確認,你不滿意你退款,就這么簡單,但是你確認了,就不能退款了,她說要進我們群,我說不行,她說便宜點,最后我說500塊吧……

第二天下班后,她真給我打了500塊錢,有時候上網聊天遇到她,就打個招呼,沒事就通個電話,有一次因為發廣告,被我踢了,她讓我拉她進群,我說我退你500塊錢,她不要,非要進群,不打不相識,就這么熟悉了。

我到上海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午夜12點了,那天恰好也是國難日,我記得當天我的日志里寫生日喝了點酒,還被網友們罵了一頓,說我沒愛國心,下了飛機以后,我一眼就認出飛揚來了,她抱著鮮花,我順手就把她抱了起來。

她說幫我定了一個房間,而且特意安排的房間號碼就是520,那是我第一次去上海,走出機場,我立刻就感覺到了是大都市,因為接近午夜了,竟然機場仍然如此繁忙,看廣告牌更感覺是到了大城市,因為在青島的廣告牌,多是房產廣告,而上海的廣告牌,則多數都是國際品牌的廣告,例如甲骨文、DELL,當然今年也有QQ的廣告了。

她說我們步行去酒店吧,也不遠,就是虹橋機場旁邊的莫泰驛居,那也是我住過最有情調的房間,整個房間是圓形設計的,床是圓的、被子是圓的、房頂全是鏡子,躺在床上可以看到自己,衛生間也是圓形的,整個房間的顏色是白色的,特有情調。

打開房門,看到里面有張賀卡和一個水果生日蛋糕,賀卡現在還在我們家收藏著,我媳婦寫字比我還漂亮,我們兩個人就在那里點上蠟燭,然后吃蛋糕,那個時候我才感覺到上海真的是個很細致的城市,蠟燭不是一根一根的,直接就寫著數字,那年我25歲,就點2個蠟燭,一個2,一個5。

因為是國難日,所以沒有地方可以娛樂,我們就在房間里聊天,其實就是瞎聊,聊聊國家大事,聊聊網絡上的事……

我和問學堂的胡老師認識5年多了,不過我們沒在上海見過面,因為我沒去過上海,飛揚建議坐地鐵去,我說打車去就是了,我記得青島的朋友說過一句話,到了上海才知道青島是個農村,這句話有些夸張,但是一點都不假,因為我太SB了,我以為在上海打車和在青島一樣呢,也就是20~30元,結果打車到了復旦大學,要100塊錢。

胡老師40歲左右,看起來仍然是個小伙子,和個藝術家一樣留長發,據說天才都是有個性的,他13歲考入復旦,19歲碩士畢業,當了大學老師,他是一個基督教徒,也許與信仰有關,他的理想比較博大,他希望建立一所無邊界的網絡大學,讓優秀的人都可以來展示自己的課程,并且為自己創收,讓有需求的人,都可以來學習,他的目的是建立自來水式的教育平臺,課程包含從出生到葬禮全過程,就是你需要的任何一門學科,都可以在這里找到優秀的課程和老師,當然這是理想狀態下的。

過去他是做傳統教育產品的,后來決定全力進軍網絡行業,打造網絡行業的教育品牌,問學堂的辦公室是很震撼的,裝修的有點中國風的味道,辦公室很大,風景很好,右邊看復旦,左邊看同濟,光基礎運營費用,一天1萬元的成本,也是挺厲害的。

每次去,他都挨著送禮物,不過每次我的禮物都是要特殊一點點,第一次去他辦公室的時候,他送了一個復旦的水杯、一塊復旦的手表和名片盒還有《圣經》,當天晚上,胡老師喊大家請我吃飯,在新南華大酒店,他們也給我過了一個生日,于是那一年,我就長了3歲,怪不得我今年27,看起來像30歲。

上海的酒席坐法,和山東的做法恰好相反,在上海,正對門口的位置為上賓,而在山東,這個位置為主陪,怪不得胡老師讓我坐那個位置呢,上海菜和山東菜有一點差別,山東菜多數靠原料取勝,例如海鮮,用清水煮就可以了,但是在上海,是講究的烹飪技術,那天晚上我吃到了最好吃的一個菜,叫寧波烤菜,縱然后來在上海又點過這個菜,也沒有那個味道。

那個時候,我對上海有了一個更深的印象,上海那邊的創業者很低調,例如胡老師,他喜歡背個雙肩背包,就和個學生一樣,他也不開車,出門不是騎自行車,就是坐地鐵,他對這些物質方面沒有過多的追求,后來這一點更有感觸了,他對吃也不講究,基本上每天就是在單位里吃工作餐。

記得剛和胡老師認識的時候,那是06年,我們聊天的時候,他總是發表一些比較另類的觀點,當時他發了一個教育平臺的計劃書給我,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來做,當時我并不了解他是誰,因為在06年,別人和我談教育產品,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傳銷,因為我在日照的時候,很多老太太都去網吧做電子商務,就是做的教育產品,其實就是傳銷理念,后來自己一路走來,才慢慢領悟了胡老師的想法,這幾年遇到很多另類的朋友,我發現,不是真另類,就是天才。

從復旦回到酒店,我又去參觀了一下飛揚的蝸居,那時她仍然是一個打工者,雖然性格很好,但是上天還沒垂青于她,每月2000元左右的工資,和別人合租的房子,在郊區了,非常簡單,一室一廳,就和我們上學的時候的宿舍差不多,不是居民樓,是一排一排的,全是租給外地人了,非常簡易,她說自己的電腦被偷過,很多東西都丟過,住在這種大雜燴的地方,就是容易丟東西。

(上集完!)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證群的質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記電子書籍;

不定期聚會,促進群內合作,交流;

加群條件:三觀一致,成熟穩健瀟灑

 

福彩3d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