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印象杭州

上海人,天生就有優越感和自信,我在問學堂上班的時候,特羨慕上海本地人的那種發自骨子里的自信,他們可以在任何場合都表現的游刃有余,讓咱只有眼羨的份了,在上海也認識了一些上海本地的朋友,在一起吹牛,一起聊天,上海人是比較健談的,特別是女孩,有男人的豪邁。

有一次,和上海的朋友去吃韓國料理,就是那種自助式的,自己點菜,然后自己炒,進門先脫鞋,整個大廳被分割為一個一個的小單間,既暖和,又有情調,我們幾個就找了個小單間,有個上海的朋友問,在青島,有沒有比較有情調的餐廳?

雖然我在青島生活過2年,咱也是青島的外來人口,對青島也不是特熟悉,我說,有一次有溫州商會的朋友請客,我們在海晴大酒店的負一樓吃的海鮮自助非常有情調。

上海的朋友接著問,有情調表現在哪里?我說對面就是海,而且來吃飯的很多都是有品位的人,例如溫州人!

上海的朋友說,溫州人只有錢,但是不會享受生活,而上海人更懂生活,她說周末的時候,她們或者出海垂釣,或者去杭州喝茶,她說上海人喜歡周末去杭州渡假,因為那里風景好,又安靜,有種情深深雨蒙蒙的感覺。

杭州,有著無數的美麗的傳說,西湖、雷峰塔,對于做網絡的人而言,還有一個神話,就是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雖然是個旅行愛好者,但是平時很少出門,因為旅行花費很大,對于我這個初級創業者而言,還是輕易不敢出去旅行的。

在我記憶里,就出過2次遠門旅行,不過都是很狼狽的,一次是去北京,那時候剛參加工作,和朋友心血來潮,坐汽車就去了北京,到了北京以后感覺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我還穿著一雙老北京布鞋,也沒住過酒店,在朋友家借宿了一個晚上,第三天就匆忙的坐汽車趕回了山東,北京之行,徹底挫敗了我當年的銳氣。

還有一次,是當年有人慫恿我,他說懂懂啊,你現在是名人了,當時我也覺得自己可能是個名人了,一天都有好幾百人關注我,他說你應該周游全國,挨著大學演講,他說愿意陪同我一起去做這個事,于是我們頭腦一發熱,就出發了,從日照到了青海,一路走去,但是到了蘭州的時候,我就決定放棄了,因為純粹是燒錢,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沒有任何旅行經驗,純粹就是把時間都浪費到了火車上了,從青海到青島要坐48個小時的火車,在火車上,徹底崩潰了,都有想跳火車的感覺。

所以我覺得,任何夢想,都是要建立在一定經濟和閱歷基礎之上的,就如同現在出門,我就變的游刃有余了,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幾斤幾兩,自己也能夠為自己的旅行買單,至少是我有朋友在那里,可以幫我很多,越是高端旅行越能賺錢,今天看人物采訪錄,恰好看到了一個專業組織高端越野的公司,他們主要是組織路虎、JEEP車隊搞越野活動,實行會員制管理,搞的非常好,每年都有幾場大型活動。

杭州是個神圣的城市,我去過2次,我就講講我的杭州之旅!

記得在和BESTFEEL的品牌人在聊天的時候,她說杭州的山真美,我說再美也比不上我家的環境好,她糾正了我的觀點,她說,杭州的美是自然生態美和人文環境的完美結合,而且相對而言,人文環境更重要一些,因為在美的環境里,你還要和高端人群在一起,那么才是美上加美。

在什么樣子的環境下,就會有什么樣子的機會,例如我現在天天在農村,偶爾有外地的朋友過來看看我,平時很少有朋友,偶爾參加一下爬山或者車友會,也很少能聊到一起,因為價值觀差別也很大了。

例如在上海問學堂工作的時候,我就認識了很多很多的朋友,因為上海交通便利,而且我們這個圈子在江浙滬的又特別多,大家去找我特方便。新寶的老婆就在復旦大學附近,新寶在杭州工作,媳婦是上海人,他每周回一次上海,于是我們就有機會聊天了。

有一次,新寶帶著365商城的張總來到了問學堂,說找我聊聊天,因為我和新寶認識5~6年了,我們彼此都已經非常熟悉了,張總是第一次見面,他有個習慣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當時在場的朋友很多,他挨著把每個人的電話都記錄了一遍,并且挨著打了一遍。

就這樣,我和張總認識了,他很儒雅,長的很帥,有點像《越獄》上的米帥,平時都是一身西裝,說話很斯文,屬于那種五好男人(他是我們朋友圈子里,好評率最高的一個!)

2009年春節過后不久,我就從上海回山東了,有一天張總給我打電話,問我清明有空不?有空的話,可以到杭州玩,我正好在家閑的無聊,我說有空啊,然后他要了我的身份證號碼,幫我定了機票,當時什么也沒帶,穿著一件長袖T恤就去了杭州,因為我是個沒耐心的人,在一個城市很快就會膩煩的,我想應該不用2天就回來了。

張總開車到機場接了我,我覺得很不好意思,畢竟機票本身就是他幫著買的,咱已經占了人家這么多便宜了,咋能讓他再來接呢?等我到達的時候,他也到了機場,原來杭州的機場在蕭山啊,離杭州還有段距離,我們倆就在車上閑聊起來,無非就是聊聊在家干什么之類的生活瑣事。

酒店他也幫著定好了,先把我送到了酒店,我很少住星級酒店,一般出差都是住連鎖商務酒店,價格在200元以內的,太貴了也消費不起,以前主要是住莫泰,后來住錦江之星,所以當看到張總讓俺住大酒店,還有點不適應。

因為我沒有行李,所以連房間都沒去,拿到房卡以后,張總就帶我去了西湖旁邊的兩岸咖啡,這家咖啡店真的很有情調,房子是古建筑,而大家則喜歡把桌椅搬到西湖岸邊,看著湖中景色,喝著咖啡,的確很浪漫,出過國的人好象特別喜歡喝咖啡,例如劉克亞,每次出去聊天,他都喜歡去咖啡店,然后點上一杯咖啡,而我和他恰好相反,我喜歡喝點茶,雖然咱對茶文化研究不深,但是就是喜歡。

張總問我最近在干嘛?我說在網上寫小說呢?他問寫啥?我說寫了部小說叫《錢吹燈》,不過準備不寫了,因為是隨手寫的,寫著寫著就寫歪了,所以準備以后重新寫部,那時也是《錢吹燈》連載的時候,也是最火的時候,收入也還不錯,我就在那里瞎吹了一下軟文推廣。

恰好談到了《非誠勿擾》在杭州拍電影的事,張總說《非誠勿擾》拍了杭州的那個房產植入廣告以后,那個小區的房價瞬間就漲了,而且是火暴到排隊都買不到,我說了我的觀點,我認為現在無論是電視劇還是電影,植入廣告已經形成了一個產業鏈,而在網絡上,網絡小說擁有龐大的受眾群體,而很少有人給予商業化運作,我說這是一個龐大的商機,因為《錢吹燈》就產生了非常不錯的經濟效益,因為我當時接的任務是炒作蟠桃,從而推廣蟠桃的競價培訓,所以我在《錢吹燈》里塑造了一個做保健品競價的高手,然后很多人會找到我,問我小說里的主人公到底是誰啊?于是我告訴他們是蟠桃,從而推出蟠桃的培訓,平均下來,那一段時間每天都能夠拿到3000~6000元的培訓分成。

張總說,你的這個觀點不錯,也有事實證明,他問了我2個問題,一是和懂懂一樣的職業寫手太少,二是如何才能把小說炒熱呢?我回答了他的問題,我認為一定不要去培養寫手,而是要與現在非常火的寫手合作,寫手包括小說寫手、博客寫手,這些人的人氣是不需要推廣的,自身就有龐大的人氣,這些有人氣的人,在網絡上的收入很低,因為沒有被商業化運作,用很低的成本就可以去搞定他們。

因為當天我們討論的核心話題不是“軟廣告”,所以這個事就被遺忘了,誰也沒有去執行,包括我本人,其實對于推廣,我還是比較有把握的,《錢吹燈》的推廣,全是靠“換”來的,我有個《懂懂全集》,當時我發了一條廣告:誰幫我把《錢吹燈》轉載到一個論壇上,然后發網址到我QQ郵箱,我送他一套《懂懂全集》,結果N多人去轉載了。

2009年年底,我去廣州學習,認識了慕容雪村的運營團隊,他們其實就已經開始了商業化運營,而且他們精通網絡炒作,所以我一直都后悔沒去做這件事,因為寫作我是非常擅長的,特別對于植入廣告,更拿手。

關于“軟”廣告,還有一個事是比較震撼的,在網絡上賣減肥藥是最暴利的群體,但是這個行業從業人群太多了,已經從暴利變成了惡性競爭,但是有一家卻一直在偷著笑,因為他們沒有去搶購門戶網站的廣告位,也沒在搜索引擎上購買關鍵詞,而是購買一些有人氣的新浪博客寫手,例如“三峽在線”,他每天寫一篇博客,粉絲群體非常多,現在他的每一篇博客下面的鏈接,其實都是軟廣告,賣減肥藥的,一個月20萬左右的利潤,其實對方用很少的廣告費拿下的這個廣告。

那天杭州有點冷,別人都還穿外套,我只穿了T恤,把我凍的不得了,張總說咱到屋里聊吧,于是我們又轉移陣地到了屋里,又談到了電子商務,因為張總以前有個做網絡的公司,員工達到了200多人,被365并購了,自然他也就成了365的人了,張總說未來電子商務是主流,而且一定是與地面實業相結合的,純線上的電子商務走不遠。

過了一會,張總的弟弟過來了,叫“小軍”,現在在阿里醫藥上班,張總說現在兩頭跑,周一到周五在365負責商城業務,周六周日則在阿里醫藥上班,因為阿里醫藥是他投資的,現在小軍在那邊,流量不錯,當時日流量達到6萬IP,他說高的時候在10萬IP左右,但是一直都沒找到比較好的贏利終端,靠出售廣告位贏利太慢,而且也不穩定,所以當時做的主要是一些公益性的醫學廣告,例如一些病癥的基金會等。

張總說杭州政府特別扶持電子商務類的公司,去軟件園那邊,前兩年免房租,并且達到一定的快遞發貨量,還有創業基金扶持,約好第二天去參觀一下阿里醫藥網,當天晚上,我們去了一家比較正規的大酒店吃了頓飯,新寶也趕了過去,聊了聊天以后,就送我回酒店了。

哎呀,在酒店里,我是孤單寂寞啊,沒事干,因為沒帶電腦,所以只好拿電視來打發時間,杭州有個臺轉播播放“雙扣比賽”,雖然我也不懂規則,但是覺得挺有意思的,就一直看這個臺,看的時間長了才知道,原來這是一個電視購物頻道,過一段時間,就會播放一個“植物萃取液”與保健的節目,是一個臺灣的養生大師在那里講解如何制作各種植物萃取液,我看了一段時間以后,覺得他講的很有道理,但是就是不知道他用的那個萃取機哪里有賣的,后來他講完以后,順便出來了萃取機的廣告,這廣告做的太好了,讓你有需求,主動的尋找產品,產品名稱我現在還記得,叫:貴夫人萃取機,在網上搜索一下,到處都是求購的,這是我看過最有誘惑力的電視購物廣告,包括我都有購買的沖動。

第二早上,張總過來接著我,直接去了阿里醫藥網,公司人不是很多,不到20個人,但是公司布置的挺精致的,張總說這個平臺目前已經投資超過100萬了,網絡項目的投資,看不見,摸不著,但是就是花錢快。因為我剛經歷了蟠桃公司的競價和問學堂教育商城的發展,所以我對靠自己做內容來獲取流量的網絡推廣模式根本就不感興趣了,我就把蟠桃和問學堂的運營模式大體的介紹了一下,我也表達了我的觀點,我說賺錢的人,往往不是會做流量的人,而是會投資流量的人,我們為什么不去購買別人網站上的廣告位,來推廣自己的產品呢,就如同電視購物一樣,只要利潤大于廣告費,那么就可以瘋狂的投入廣告費。

張總是一個做事很穩健的人,他說阿里醫藥網本身擁有龐大的醫藥類的流量資源,如果放在這里不用,實在是浪費了,我說那你可以先選上幾款醫藥類的產品,或者是杭州的一些醫院資源,或者是一些具體的醫藥產品,也或者是一些保健品,都可以,你先放到自己的網站上推廣一下試試。

于是張總就安排小軍他們做一個細致的工作計劃,先測試一些與網站內容匹配的產品廣告頁,看看流量轉化率如何,如果有利潤,那么可以花錢買流量來推廣這些廣告頁,前面介紹過張總的特點,他喜歡把每個人的電話號碼都記下來,他還有個特點,就是和別人聊天的時候,喜歡記筆記,而且是用電腦記的,直接進行了分類,有:工作計劃、新鮮事物、待辦事物等,這樣聊完天以后,他就整理出來了一個表格。

中午我們去吃的川菜,他們家還有一種很好喝的米酒,特爽,而且我們就是在院子里吃的,在杭州才知道有錢人多,杭州路邊店很少有爆滿的情況,而大酒店,幾乎都爆滿,不預約幾乎沒位置。

下午張總說一起把思路縷一下,他的觀點是無論做什么廣告,都要做正式有效的產品,做正規的,因為他們是團隊作戰,如果是弄些忽悠錢的產品,員工們也反感,團隊也不長遠,價值觀也會發生變化,我們挨著把每個環節都分析了一遍,后來分析到了一個最關鍵的環節,就是客服團隊,其實在電子商務這個領域,客服的作用要占到50%以上,優秀的客服很少跑單,而不專業的客服則很少成單。

我和張總有一個觀點是一致的,就是要想學習一門學科,一定不要自己去研究,要找到行業的高手來培訓,甚至是合作,張總問我有沒有比較合適的客服來幫著培訓一下?我說蟠桃那邊的客服,咱肯定搞不定,問學堂那邊的客服都是一些老師,他們是不會到外地來指點工作的,我說有一個人,倒是可以,就是飛揚,因為當時飛揚自己做競價做的不錯,別人幫她做廣告頁和投放廣告,客服和發貨都是她自己完成的。

張總說,那能不能邀請她來一下?我說好的,于是我給飛揚打電話,飛揚就坐動車趕到了杭州,張總開車去接站,我說我幫你們接上了頭,后面的合作你們自己協商就可以了,張總說先在杭州玩好,其他的以后再談。

晚上他建議我們去看看“印象西湖”,他讓新寶帶著我們去,他幫著買的票,我記得我們一共是9個人,因為我們圈子恰好有在杭州出差的,聽說我也在杭州,就一起見了個面,“印象西湖“很唯美,美到什么程度呢?沒覺得,就演完了,如果沒看過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會覺得很震撼,因為人都是在水里飛來飛去,無論是燈光還是舞臺的升降配合,都是一流的,和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差不多,不去看,肯定遺憾,看過了,也不會有太大的驚喜,不過好評如潮,場場爆滿。

那時,張總還不知道飛揚是我女朋友,晚上他幫著在我住的那個酒店,又開了一間房,這次晚上有事干了,陪飛揚聊天。

第二天,杭州下雨,張總說周末,他們喜歡去梅家塢喝茶,我心想,喝茶難道還有比嶗山還好的地方嗎?嶗山風景秀麗,而且茶葉也不錯,但是當我去了梅家塢以后,有了新的感悟,雨中的梅家塢絕對是一道讓人心曠神怡的風景,一排排古代建筑風格的茶樓建在馬路兩邊,背面是山,山上種滿了茶葉,茶農都成群結隊的戴著斗笠在雨中采茶,美的要死。

那天同游的人里面,還有新寶和365的同事,他們說一般周末過來,一玩就是一天,包括喝茶、吃飯、打牌、聊天,那茶葉非常好喝,都是現炒的茶葉,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下雨了,我有點冷,哈。

后來我媳婦每次去杭州,一定會去梅家塢喝茶的,因為她喜歡上了那個地方,包括我媳婦群上聚會,他們也安排到了那里,因為那里風景真的很獨特,不僅僅是喝茶,而是去了一個讓人忘掉一切煩惱的世外茶園,在網上搜索到了一條關于梅家塢的評價,我覺得非常準確:雨中天府。

梅家塢的菜也非常有特色,都是當地的一些特色野味,而且我們都是一群年輕人,也不需要含蓄,我覺得南方餐飲文化好,吃飯就是吃飯,而在北方,吃飯不僅僅是吃飯,還是一種儀式,很講究,誰坐什么位置,喝什么酒,喝幾杯,都是有規章制度的,而在杭州這個人杰地靈的地方,一切講究都沒有,唯一的講究是你一定要快樂。

因為我不會打麻將,所以我就站在房間看四周的景色,我一直都在想,上海美女說的杭州美景,也許就是這里吧,西湖很美,但是西湖人太多,很難靜下心來,而梅家塢不僅僅有西湖的美景,而且還很少有人打擾。

記得看完“印象西湖”的那個晚上,西湖岸邊很多人,找輛出租車都很難,在西湖岸邊,有個小伙子在那里支起了支架,在那里唱起了情歌,很深情,很投入,我還給了50元,因為這是我的夢想,但是我五音不全,另外也不懂樂器,最主要的是沒有膽量,圍觀的人很多,給錢的也很多,杭州是富人聚集地,很少有給10元以下的,我初步估計,他一個晚上能賺600~1000元,路上遇到很多賣唱的,但是沒有像他那么有靈性的,因為他打扮的干凈衛生,戴著墨鏡,很有氣質,視別人都不存在,好象唱給自己聽的一樣。

第三天上午,我們約著去了市里的兩岸咖啡,并且決定中午在兩岸咖啡吃飯,杭州的兩岸咖啡是非常多的,并且每個桌上都有一個小電視,在放馬云的視頻,可見馬云在杭州人心目中的位置,那天,我們認識了張總的媳婦,彩虹姐,他們兩個人曾經共同創業打造了那個200人的網絡公司,后來彩虹姐就隱退了,在家休閑起來了。

有些時候,我們總是替別人操心,怕別人忘記了創業,或者缺少了創業激情,過去我也有這種擔心,總是希望去提醒一下別人,但是后來我發現別人總是關心我的創業情況,提醒我不如過去做的好了,我就明白了其中的奧妙了,因為一個年輕人,只要不是自暴自棄了,一定是越來越好的,看著不去創業了,其實一定是有更好的贏利模式。就如同經常有人拿我和同行比較一樣,說懂懂沒落了,其實您不懂俺,也許俺是領先了呢?您咋知道俺賺了幾毛幾分?我說今年賺了3毛,你就認為俺只能賺3毛,也許俺賺了3塊呢?!

那天,我們定了個包間,我們幾個人在那里聊天,張總讓我們點餐,說請我們吃牛排,不過說實話,我真是沒膽量點,因為那里牛排竟然要接近200元一份,俺平時和蟠桃他們在青島吃的都是38元一位,還送15元現金券,張總一人幫我們點了一份,酒足飯飽了,張總說,有錢的話,還是要進軍房產市場,因為這個市場回報率是最穩定的,也永遠不會降價的,他說拿上海和香港比,現在上海的GDP越來越接近香港,而香港的房價是上海的N倍,所以大城市的房價的空間還是比較大的。

張總說他仍然看好房市,他拿小軍舉例,他說,就和小軍一樣年齡的,現在上班一年就是2~3萬元的收入,而大家幫小軍買上房子,他的房子去年就增值了20多萬,等于他有了20萬的收入,自然就可以在同齡人里算是小有成就的,80后的,高薪者無數,但是能有20萬存款的比例不會太高,張總說,買房子,一定要拿銀行的錢去投資,這樣等于把自己的資產進行了放大化投資。

期間飛揚要去靈隱寺看看,晚上我們就回去了,張總說來杭州,一定要在樓外樓吃頓飯,晚飯我們就是在樓外樓吃的,我飛青島,飛揚回了上海,張總幫我定上了機票,而且還堅持把我送到了機場,從那以后就很少聯系,偶爾在線說句話,后來張總和小軍去參觀了飛揚的工作室,然后他們兩家就合作了,小軍做的肯定比飛揚要大,因為他們有錢投入,也能承受的起風險,再后來,他們就形成了一個圈子,經常見面了。

這些事,我都是后來聽沈薇說的,她是GOOGLE的客戶經理,就管飛揚、小軍他們這些人的,負責幫大家優化帳號,指導大家如何做廣告投放的,閑聊起來的時候,她說杭州的那個小軍,現在廣告消耗非常厲害,俺就知道,他們發達了。

又一來來杭州,就是2010年4月份了,我從福州回到了上海,阿俊應阿里巴巴邀請,參加淘寶嘉年華,同時也是阿里巴巴集體婚禮,于是說好一起去杭州,她從青島飛去了,我和媳婦(我們已經結婚了)趕到了杭州,阿俊參加了嘉年華回來以后,她說現實中的馬云個頭更小,但是更有魅力,不過沒有和馬云面對面交流的機會,因為媒體太多。

阿俊說,真正運營人氣的高手,不會自己單打獨斗,一定會借助媒體的力量來成名,而馬云則是這方面的極品高手,他們邀請了各大媒體的總編級別的人物到達杭州,報銷一切費用,自然大家回報給他的,就是一個整版的報道,阿俊說整個活動媒體記者的開支不會超過100萬,但是會在全國幾百家報紙同時有整版報道,比投放廣告效果還好。

張總太忙,我們就和彩虹姐在一起喝茶聊天,彩虹說她現在天天玩,但是呢,偶爾就炒房,但是炒房不是盲目的炒,一定要跟對團隊,她說一般都跟著溫州人炒,因為溫州人都有市場分析團隊,對每個樓盤都會進行市場分析,一旦感覺有利潤空間以及炒作的噱頭,馬上就會進入,她會跟隨進入,然后當大家出來的時候,她也出來,她說是賺的人脈資源的錢,因為她認識這些溫州炒房的人。

彩虹姐,時尚大氣于一體,但是很難想象曾經是一個商業奇人,現在是一個職業玩家,但是她絕對不會是低收入,因為一個人,一旦有過高收入,就會越走越高的,不會走下坡路的。

新寶那時,已經從365出來了,他以前是玩域名停靠業務出身的,精通流量,所以組建了一個電子商務團隊,他說他的目標是做地面和網絡結合的電子商務,這點和張總的想法一致,他在09年中秋節做了一個測試,賣大閘蟹,做了一個廣告頁,送貨上門、地面店支持、滿888元送紅酒一瓶,一個周做了16萬的毛利潤,就是把廣告投放到了19樓等杭州門戶網站上了,新寶的想法是他要進軍2~3線城市,主要做這種模式,例如到日照做綠茶,在日照門戶網站上推廣日照名氣最大的綠茶,并且與實體店聯系好,由其進行派貨,滿多少元,送什么禮物,和團購類似,又不完全一樣,他說這個模式的特點是賺錢快,而且不用打品牌,因為對方的品牌就是信譽保障。

所以他先后去重慶、西安、成都開了分公司,做的很不錯,我們圈子里有個朋友叫歸零,現在也跟隨他一起做電子商務了,新寶說他的目標是做一個產品推廣平臺,因為很多商家有好產品賣不掉,而有的人手里有流量,卻沒有產品推廣,他就是想做這么一個平臺,于是他買了17link這個域名,讓歸零負責這個業務,我順便幫他做個廣告,歸零的QQ:469395

杭州市里的茶樓,我太喜歡了,竟然花幾十元,就可以在那里隨意的吃水果、飯菜,和自助餐差不多,我想,多虧不是開在我們農村,否則用不了幾天,就關門了。昨天我媳婦說要去吃西餐,我想我們這里哪有什么西餐,從車友會里打聽到了有個西餐店,去了以后,端上來的比薩就是蔥油餅,那牛排,直接是11分熟的(糊了),不過也的確很便宜,我們吃了好幾樣,才花了100塊錢。

在杭州,還有個很深的記憶,就是我們第二次去杭州的時候,張總把我們又安排到了那個酒店,不過這次只給我們開了一個房間,早上我們去餐廳吃早餐,一個和尚在那里,我主動的朝他打了個招呼,我覺得老和尚肯定會算命,就過去找他聊聊,他說是九華山的財務總監,這次來靈隱寺搞賑災活動,全國1 8所寺院的中層都過來了,他說下午你要是有時間,可以一起去看看,他給我講了很多關于佛學和我性格的東西。

我說你手鏈真漂亮,接著他就拿那下來送給了我,我說我不能白要啊,你說我能為你做點啥?他說下午你跟著一起去給玉樹祝福就可以了,我說實在是去不了,他說要不,你捐點款,我給你捎過去就行了,于是我給了100元。

這一切都沒有任何問題,因為是我主動找的他,他也挺富態的,講了很多有哲理的話,又是在大酒店里,他說是他的香客送他過來吃早餐的,也沒要錢,是我主動給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不過后來有兩個細節,我覺得不對,一是他給我的姓名和電話,在網上搜索不到,一看就是假的,而且還有類似被騙的經歷,都是打著九華山的旗號。二是我吃完了飯,他接著就走了,結果在大廳里,他又給小軍算命……

這就是我在杭州的兩次感受,杭州是一個富有朝氣的城市,在那里住著,就不想走了,明年我媳婦的朋友圈子都要去杭州創業了,我媳婦也想去,也許,我完成了我的工作,我也想去,從我05年做網絡,中間只有3天沒上網,就是第一次去杭州的那三天,那三天,沒刮胡子,沒換衣服,哈。

后來,收到了張總很多的小禮物,例如MP3、背包、腰帶、錢包,在2010年的書博會上,他還做了我的演講嘉賓,總而言之,杭州是一個讓人難忘的城市,那湖那茶那群人……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證群的質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記電子書籍;

不定期聚會,促進群內合作,交流;

加群條件:三觀一致,成熟穩健瀟灑

 

福彩3d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