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18年懂懂日記 :放你一馬

銀行給我打電話。

讓我去開會……

我問,什么會?

她說,咱這邊針對VIP客戶推出的一個答謝會,有抽獎。

我問,什么時間?

她說,明早9點。

我說,我上午要上班,不方便,能否找別人替我?

她說,那不行,必須本人。

我問,開會內容是什么?

她說,主要是答謝、交流,反正行里領導很重視,只邀請少量優質客戶參加,要給您發邀請函,您說個地址,給您送過去。

就憑我?優質客戶?

真的假的?

我可是被你們戲弄怕了。

有一年,給我發信息,也說我是優質客戶,邀請我去辦信用卡。

我急忙跑去了。

那時有張信用卡是很牛B的事,仿佛是上層社會的人才有資格持有信用卡,我也想有一張,哪怕額度只有3000元。

但是,在提交資料時,大堂經理委婉拒絕了我,意思是沒有正式工作可能無法申請,目前不支持自由職業。

很尷尬。

又一年,給我發的信息更詳細了,直接把額度都給我寫上了,說是送張白金卡,讓我去柜臺辦理,我又興高采烈地跑去了,結果還是被拒了,理由就是系統里沒有提示,那更尷尬了,我臉都紅了,仿佛是我自己編了短信來騙卡。

大堂經理安慰我,讓我把填好的資料先收好,下次申請時再用,這次對我太打擊了,我就想不明白,為什么不允許我申請信用卡,按理說我應該也屬于不錯的客戶,存款不說是億級的,也差不了幾千萬。

從此,再怎么忽悠我辦信用卡,我也不去了,除非開好了,送到我手里!

有年,我帶隊去歐洲,同行的伙伴有做平安保險的,她有平安的信用卡,感覺好帥,我買東西都是她在屁股后面幫我刷卡,她問我想不想有一張?

我肯定想。

而且,我肯定也屬于平安系統里不錯的客戶,我在里面買著意外險、大病險,車險更不用說了,應該有四五輛車是選的平安。

她幫我提交了申請。

卡直接郵遞到我家了。

我們這里還沒有平安銀行,我跑到青島開的卡,可見我對有張信用卡多么渴望……

為什么說經歷很重要呢?

其實就是彌補內心的一些溝壑,過去缺的,都想補上,否則永遠是個缺口,哪怕只是一張信用卡,總覺得憑什么你們有,我不能有?

有了一張信用卡后,再申請信用卡就太簡單了,包括兩次拒絕我的銀行也主動邀請我開白金卡,而且還是紀念款,就是有名人簽名的那種,我申請了以后并沒有開卡,我覺得信用卡用處不大,有一張平安的普卡就足夠了,只是偶爾出國時用用,一些不支持銀聯的地方。

農村孩子怎么才能長大?

就是慢慢填平這些溝壑時,例如憋著尿了,路過五星酒店,就是不敢進去,明明知道那里有廁所,也不敢。

我第一次去五星酒店還是去參加會議。

進門時就臉紅,跟作賊似的。

現在就很坦然,無所謂的事。

當年,我媳婦買車,去試駕MINI,順便逛了逛寶馬展廳,有輛寶馬M3,N多人路過時拍照,但是沒人敢拉開車門進去坐坐。

都被車子本身的氣場給逼退了。

氣場是個很有意思的東西,我講個更有意思的事,我拍的公益晚餐,每次我都是按照1比1.5上菜,例如四個人就上六個菜,每次菜都動的很少,就是大家跟我一起吃飯普遍吃不飽,不是個例,是普遍。

都不好意思動。

所以,我請客的費用越來越低,最初一頓飯不含酒水五六百,現在一頓就是兩三百塊錢,因為大家吃的少,我點的也少。

我現在去寶馬4S店,不管是什么車,包括曾經巡展的一輛I8,我都可以隨意拉開車門進去坐坐,沒人阻攔,反而會跟過來介紹,而很多人去拍那輛I8直接被保安給攔下了,提示不允許拍照。

內心的平靜,一定是先經歷,后放下,再平靜,倘若沒有經歷而反復地勸說自己平靜呢?就是壓抑的小和尚,一旦被勾引,更浪。

所以,對于年輕人買豪車,我覺得是有積極意義的。

就是比同齡人更早熟。

昨天,深圳一行十人過來,多是90后,里面有兩個開賓利的,其中有個叫磚家,93年的,現在做的還是蠻大的,提出的口號是五年內IPO,知道集團。

公司叫:知道集團。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還是個孩子,孩子到什么程度?

還在玩遙控車。

那時還不到20歲,初中沒畢業就到工廠去打工了,我為什么堅信他會與眾不同呢?這玩意有天性。

那時,他跟我一起玩耍,例如我去深圳,他都提前幫我訂好往返機票,這樣的收入,這樣的格局,注定了他不會平凡。

這東西不是裝出來的。

我給他剖析了一下,我認為他身上最短的地方就是讀書少,未來會成為硬傷,很難彌補,那他怎么做?

每周拜訪一位牛人。

一直堅持到現在。

我問他,買了賓利有變化嗎?

他說,有。

我問,你買賓利是因為夢想還是?

他說,說的世俗一點,就是雙重作用,一是讓一般人不敢靠近,他們覺得,哇,磚家開賓利了,不會搭理咱,那么這些人就會被自我拒絕。二是可以成為一張名片,去結交到更高層次的朋友,例如我回贛州老家,就憑這輛賓利,基本上可以交往到想交往的人。

我問,想成為你們村的首富?

他說,我們村首富不過1000多萬,已經被我超了,我爸之前在他家工廠上過班,總是跟我提起他,所以我要超的第一個目標就是他,然后是縣里的首富,市里的,省里的,終極目標就是江西省首富。

我說,那很簡單,你直接改名叫贛首富就行了。

我發現一點很有意思,就是父母對孩子的影響其實是根深蒂固的,桌上有三四個小伙伴在談到成為村里首富時,原因竟然是出奇的相似:我爸在他家工廠上過班。

磚家在談這些時,你感受不到他在吹牛,反而覺得是一種獨特的力量。

車子是他給自己印的名片。

我也提到了一點,就是現在有個弊端吧,就是人們對車子有些弱化了,沒有前些年那么迷信。

他說,那也比奧迪強。

可能是我身在其中吧,我對這個事略有懷疑,就是真有這么強大的作用嗎?你看別人開個好車能泡到妞,而我卻泡不到,也從來沒有女生說因為喜歡我的車而喜歡我,甚至壓根沒人跟我探討過車的問題,難道都是被我逼退了?

我現在對這些沒有太大的感覺了,覺得車子多了其實對車子本身也不尊重,我本身出門少,開車的機會更少,例如這個季節,我還要擔心它們電瓶沒電了,還要叮囑同事幫我偶爾發動一下,充充電。

我都想在合適的機會把車子捐了。

多了是累贅。

深圳這些小伙伴,很多都跟了我十年以上,為什么我覺得自己很富有呢?因為他們很富有,那我自然就很富有,這個事我一直都知道,但是為什么沒有頓悟呢?

所謂的頓悟就是不再向讀者伸手。

例如我賣書賣酒,其實都是伸手,我也不喜歡這樣的自己,明明不喜歡為什么還去做呢?

為了生計。

我要養活團隊、家人。

有時我都覺得家人也是累贅,除了我,沒有人能創造財富,都等著我,我一年怎么不要為大家準備幾十萬的基本開銷?

我把自己捆住了,不敢松懈。

倘若我能大膽地跨出另外一步,就是不要錢,給也不要,就是安心地寫文章,那我會更富有的,是真正億萬級的,可是就是不敢。

關鍵是我不止有深圳這群小伙伴,上海、濟南、濰坊,更包括我們本地,都是我的大本營,我不缺少老鐵,你要知道,這是什么感情?

是伴隨一個人黃金成長的十年。

上次在芬蘭,北緯姐問我:你一年真的只需要30萬的生活費嗎?

我說,30萬差不多能夠。

她說,那你啥也別折騰了,我每年給你30萬就行了。

實際上,這不止是她一個人的心聲。

我們是奸情?

不是,就是簡單的讀者與作者的關系,奸情是不值30萬/年的。

于是,我就慢慢地把這個彎轉了過來。

就是我原本是億萬價值,結果我逢人就問:你聽說過安利嗎?!

深圳過來的這群人,混的差的基本都是山東人,山東人為什么不行?是性格不行,受的催眠教育也不行,不夠開放。

不喜歡談錢。

不喜歡談錢的人,其實是內心扭曲的,總希望別人自覺,我寫過一個騎自行車的教程,我覺得寫的非常好,有償閱讀,也不貴,200塊錢,外地的朋友,基本上都直接給錢,山東這邊騎友最多,但是給錢的最少,不說幾乎沒有也差不多,大家都有個共性,意思是你寫的東西我們看看還要給錢嗎?咱這關系,對不?

就是他寧愿花500元請你洗澡,也不愿意給你這200元。

你看,互聯網時代是最公平的競爭機會,山東沒有幾家公司起來,今天是個網紅遍天下的時代,山東也沒有幾個網紅,大家都是保守的,落伍的,本地有個女網紅,在網上寫文章的,她從來不敢說她在網上的網名,生怕被攻擊。

前天,我們一起吃飯。

還有幾個校友。

一共五人。

除了我們倆都是老師,有高中老師,有大學老師,在討論到生兒子問題時,一個師哥說:沒有兒子能抬起頭來嗎?

女網紅征求我的意見。

我說,別說有沒有兒子,就是有沒有孩子,結不結婚,我都覺得可以接受,哪怕我兒子就是喜歡男生,我也祝福他。

三人朝我開炮了。

這頓飯后,女網紅很受挫,飯畢我們步行回家,她跟我說:大清滅亡那么多年了,咋還這么多人想著把皇位傳下去?非要生個兒子,這些話出自老師之口,我覺得太驚訝了。

我說,他們的思想才是山東的主流思想,你這種思想才是毒流思想。

能意識到自己身上捆綁了什么,并且有意突破的人,才會更加的卓越,多數人是無法突破這種禁錮的,所以我在本地也是個奇葩,例如我給每人送一身球衣,我周一到周五開不同的車子,他們背后都喊我裝B犯。

我開不同的車子只是希望每個車子都有機會動一動,不至于沒有電。

大家打比賽拉贊助,一般就是千兒八百的,獎品發個毛巾襪子之類的,我覺得太沒意思了,關鍵是我覺得不夠格局,我拉贊助直接拉李寧,而且是總部。

我發了個朋友圈,感謝李寧贊助。

他們在群里私下又在嘲諷我,意思是自導自演……

李寧羽毛球事業部有我讀者,我拉點贊助不是易如反掌嗎?我又不要錢,無非是羽毛球呀,球線呀,這些,當然也是大開支。

你知道一個人為什么總是不好意思談錢嗎?

自我價值不認可。

你覺得自己就是不值錢。

改變來源于兩點:

第一、尊重自己的價值。

第二、尊重別人的價值。

單位來了個女博士,月薪8K,還有安家費,已婚,略自負,也略豐滿,走路腚一扭一扭的,咱要尊重她的優越感,否則人家不白讀了這么多年書嘛。

但是,我也想勾搭勾搭她。

我就想知道,一個女博士的內心防線有多么堅固。

真是堅不可摧嗎?

工作原因,加了微信,我問她手機號碼多少?

我接著給充了600塊錢進去。

中午,她在微信上問我:是你給我充的話費嗎?

我說,不是。

她說,那對不起,總覺得太巧了。

我說,可能是你粉絲給充的吧。

她說,那我再問問。

又一天,我看她朋友圈發了一本《繁花》,說這本書寫的好之類的,我就發了張照片給她,我跟作者的合影。

她問,你怎么認識的?

我說,哥們。

上班時,我送了她一本簽名版。

哎呀,別提多開心了。

她也是傳統教育出來的姑娘,自然比一般人褲帶更緊,而且不允許你開玩笑,一開可能就惱了,那就需要慢慢培養,讓她自己主動盛開。

其實也很簡單。

就是只加溫,不表達。

她提出要請我吃飯……

我問,光吃飯?

她說,嗯。

我說,那不去,除非讓抱一下。

她問,怎么抱?

我說,就是崇拜式的抱,我沒讀過書,初中畢業。

她說,可以。

吃飯時,抱了一下,我習慣性的拍了一下屁股,輕輕的,她批評了我,意思是女人的屁股是不能隨便碰的,來,重新抱。

受的傳統教育,根深蒂固。

總而言之,有進展。

至少不反感。

又過了幾天,我反請她,吃飯時我表現的很崇拜,意思是我一輩子都渴望有個高學歷的女朋友,我能否追你做女朋友?你什么都不用做,只允許我靜靜的喜歡你就好了。

她的意思是可以允許我喜歡。

又進了一大步。

我們交往也密切起來,她畢竟是個農村孩子,雖然學歷高,收入高,但是也有性格短板,就是喜歡拿。

那我就不斷地給予。

給予是最容易滿足她的。

下一步,我就不斷地追問:你對我一點感覺也沒有嗎?不討厭?喜歡?

她說,比較喜歡,但是沒有更深的感覺。

她是兩地分居,家是濱州的,她自己在這里上班,所以晚上也沒啥事,我就帶她去很遠的地方吃飯,例如去日照。

吃過兩次飯,可以拉手了。

她說,我也一直在很努力的想配合你,但是總覺得缺個點,就是讓我們有共鳴。(潛臺詞是嫌我沒文化)

我說,沒事,我準備買套高中課本,自學成材。

平時上班,我都是開GOLF。

我決定逐步攻陷她,就換了輛好一點的車子帶她出門,還是去日照吃海鮮,回來的路上,車上放了一首《Daniel'sJoik》。

她哭了。

哭著說:我一直都在找與你的共鳴點,你這首歌徹底征服了我,原來你內心是這么有內涵的。

原來,歌曲還有如此的威力?

直通內心?!

這是我在挪威買的一個CD,類似國內的民歌,只是有一點不同,國外的民歌不以嘹亮為主旋律,更傾向于低聲,更容易穿透一個人的內心。

晚上,若是戴著耳機聽這首歌,很容易升天。

哈,可以試試。

就算搞定了女博士,但是離睡覺還有很遠的距離,因為她太保守,需要緩緩,至少是可以抱了,抱的時候她也主動攬緊我的脖子。

她說自己回濱州時有了久違的激情,因為滿腦子是我……

離淪陷不遠了。

前幾天,跟一位大哥閑聊,他是娶了一位18歲的姑娘做媳婦,我們倆有共同語言是因為彼此都覺得對方媳婦很像自己家的那個,共性太多。

大哥說了一句:很多時候把兩個人維系在一起的也只是孩子,兩個人在一起久了,一直都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但是肉體上已經很抵觸了,這一點,男女可能有很大的不同。

我基本認同。

女博士可能是讀書讀傻了,太正。

棱角太多,沒有被磨過,所以她很難區分玩笑與低俗,例如我也喜歡開玩笑,但是我不喜歡那種略有侮辱性的詞,例如你有病呀!滾!神經!

可能是他們同學之間經常這么說。

對于同學,這些都是可以的。

對于同事或社會上的朋友,這些就不能隨便說了,特別是對一個男人,若是熱戀中可能會覺得是愛,倘若不是熱戀呢?就覺得別扭,咋能從你嘴里說出這樣的詞?就是很容易使人內心冷卻。

例如你說個事,她在微信上接著回一句:神經。

我接著就煩了。

她可能過去沒有經歷過這些,不懂,若是當面,有表情配合,說什么其實都可以的,微信聊天是沒有表情的,直接來一句:你有病。

我無法判斷是玩笑還是辱罵。

就使我內心產生了一點點厭煩……

我們倆目前是在一個共同的小組,這個小組工作很輕松,就是統計,這個我之前寫過,現在不是在清理利益輸送腐敗嘛,就是我們單位管著審批一些東西的專賣,而這些專賣權其實或多或少都與單位員工有關,甚至有老員工直接提前內退了,去開專賣了,這成了利益輸送的重災區。

意思是既然過去是事實,那也就不追究了,但是要如實的填寫,就是哪個店與你有關,或直接或間接,反正你自我坦白就行了,不處罰。

一人要寫兩份。

一份是情況調研表。

一份是工作承諾書。

有個內退的領導,他在做這個,大家都知道,他寫了情況調研表,但是沒有寫工作承諾書,找過他幾次,他也沒動靜,說在湖南看孫子。

結果呢?

一不小心,正好讓查到了。

事不大,但是是我們工作失職,我不是公職無所謂,但是女博士是,工作組其他人是……

大家就緊急召見我。

教我怎么說。

因為讓我去接受談話,就說我是具體負責人,首先承認錯誤,意思是工作不認真,至于為什么少了一份?是我當時沒認真核對,發下去的兩個表,以為交上來的也是兩個表,我只統計了上交的人名單,沒有具體數一數。

反復演練了N遍。

原來,我是一個隨時可以被犧牲的棋子。

當然,咱是理解的,網上不是見多了嘛,公關第一選擇就是臨時工,只是沒想到會發生在我身上,他們對我過于擔心,總怕我說露餡,低估了我的心理素質,談話的工作人員未必有我的能量場。

他們都嚇的要死要活的。

我覺得沒多大事,不就是少張紙嘛,這有啥?

真是大驚小怪。

談話其實沒有想象的那么復雜,我就是大體講了講怎么回事,讓我簽上字,就OK了,就這么簡單,讓我抓緊補上,工作落實到實處,我滿口答應,就OK了。

女博士感謝我救她一命。

真是少見多怪。

當然,也不能說是少見多怪,在單位上班,再小的事也可以當辮子揪。

女博士對我主動了很多。

但是我一想起她喜歡說那些詞,我就沒有半點興趣了,為什么非把低俗當幽默呢?這可能是學生轉化社會人的一個必然階段,我也不喜歡別人說話帶臟字,俞敏洪前幾天的演講我看了,我覺得他說了太多臟話,這不好,又是我草,又是TMD,這不合適……

這次,深圳一群小伙伴過來,應該是德佳搞的一個游學課。

飯時,我談了兩個觀點。

第一、不要把自己變成培訓師,哪怕你是真喜歡搞培訓,也要盡量的規避成為培訓師,原本你可以成為馬云,結果成了陳安之。

而是要把自己定位成班長,就是帶著眾人一起成長,而是應該采取另外一個意義的游學,就是讓別人去講,你來聽,例如你的游學班是每年上12次課,每次你邀請的名家都是有分量的,課程就搬到高校里,倘若你告訴我,你的課程是10萬元,列出了12位知名老師,這里面有音樂家,有企業家,有畫家,有哲學家,我可能就很樂意報名。

不要把自己當講師去主推,因為當你推廣自己時,就等于把天花板給封上了。

第二、寫的文章,過于大道理,大道理是死的,就是對于普通人來講,一看很震撼,但是呢?記不住,很快就忘記了,人們對這些東西天生有篩選性記憶,什么東西能記住呢?小故事。

而且小故事有個特點。

就是可以無限淺,也可以無限深。

你看莫言去領獎,也只是講了幾個小故事而已,不同的人聽相同的故事,得到的開悟是不同的,你只負責講就可以了。

所以,真決定在寫文章方面有所成就。

應該去大道理,講小故事。

佛說家常事。

大道理看著很有力量,其實最沒力量。

你可以輸出你的思想,例如身心靈成長,為什么很多人第一反應是迷信呢?例如主推的家庭系統排列。

因為描述的不夠簡單。

淺出是需要內功的,這個內功就是深入,你可以用最簡單的語言去描述一些很懸乎的東西,把復雜的東西簡單化。

例如我前幾天寫了一句話,被我主任打印出來了:愛是允許!

她跟我講:我突然間有了豁然開朗的感覺。

我說,別人跟我講時,我也是這種感覺,就在那一瞬間,我就不再反對媳婦做花了,她做什么我都支持,哪怕跟人熱戀了,這是真心話。

我愛這個家,就應該支持她是一個獨立的人,而不是我的寵物,我應該允許她做一切事,包括沖出一些思想的禁錮。

為什么我們聽了那么多大道理還活不好人生?

因為,我們聽過就忘了。

而不是,真正的懂了!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證群的質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記電子書籍;

不定期聚會,促進群內合作,交流;

加群條件:三觀一致,成熟穩健瀟灑

 

福彩3d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