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18年懂懂日記:心到了

球友到我們單位推銷智慧消防業務。

球友推測我應該在單位很牛B,就委托我幫著邀請分管領導,先一起坐坐,坐坐的意思就是吃點喝點送點。

他的意思是行不行的先送上1萬。

大不了就當打水漂。

這一招其實很毒,實際上是這樣的,只要對方拿了,業務就一定可以開展,只是開展的大與小,若是領導感覺辦不了呢?這個錢壓根也不會拿。

我的建議是先不要給錢,第一次認識就給錢,容易嚇著人家,特別是現在是敏感時期,談錢色變,我曾經幫我同學送過禮,我自己去送的,領導把我教育了一頓,跟教科書一般……

分管領導姓馬,就在我們隔壁科室,我是沒有資格邀請他的,但是我能找到喊動他的人。

在山東,請人喝酒是大事。

不能三五個人喝,至少要七八個,要把場子撐起來,而且要邀請到跟馬主任同級或略高一級的陪酒人,這也是基本的尊重。

球友喊我去,我不好意思,畢竟我沒有資格,而且又是一個單位的,人家可能有些話就不方便直接說了。

球友一定要喊我去,意思是第一次認識只談感情,不談業務。

我坐在司機位。

全程說了不到十句話,除了說幾句祝酒詞,反正就那么幾個套路,第一杯祝大家父母健康,第二杯祝大家事業有成,當官的高升,做生意的發財,第三杯就是祝兒女有出息。

我自己也覺得虛情假意,但是還是要按照套路來,否則就讓人覺得不懂規矩,馬主任是主賓,當晚的主角,我還特意端著裝滿茶水的酒杯跑到他面前,很虔誠的敬個酒:馬主任,以后多多關照。

一仰頭,把水干了,還要補上一句:今天實在不好意思,我喝的水。

馬主任拍拍我肩膀:只要感情有,茶水也是酒。

待酒足飯飽,我負責送球友和馬主任,先送馬主任,快到馬主任家時,球友問了一句:馬主任晚上有事不?要不,咱去洗個腳?

馬主任想了想說:也行,但是只是簡單的洗個腳。

球友接著就打電話聯系。

結果恰逢周末,技師都不夠用的,只有男的,要么就要等,等就沒意思了,于是球友問我有熟悉的不?

我說,我有熟悉的,但是都是正規的。

球友說,正規的也行。

于是,我聯系了一家,預約了三位技師。

到了包間,我要做好基礎服務,畢竟我當天的定位就是司機,是服務者,球友躺下沒一會就睡著了,呼呼的,他晚上太賣力了,喝了太多,至少有1斤半白酒,在山東做生意就是如此,大單都是靠喝出來的。

馬主任喝的少,依然清醒。

我起身上廁所時,無意發現,馬主任在摸技師的屁股,技師有意無意的躲著,但是也不好意思直接說。

我也裝什么都沒看見。

只是覺得很有意思,原來平時一本正經的馬主任也喜歡摸人屁股啊?我以為光我喜歡呢,關鍵是我喜歡也不會摸技師的屁股。

按完腳,回家。

上車時,馬主任說了一句:這里很正規呀?!

這是我第二次聽到類似的話……

送下馬主任,球友懊悔不已,他覺得自己安排失誤了,沒有給人家想要的,人家想要的那個,你給的是這個,那咋行?

過了兩三周,馬主任家娶兒媳婦。

現在不允許請客,不允許大辦,但是紅包一個都少不了,為什么?

因為過去他們也付出了很多,總不能因為規定就不還這個人情了吧?該還的一樣還,而且單位同事一個都少不了。

連我都給了200塊錢。

我又不去吃飯,理論上我也不會再婚,不就是白扔的嘛,何況你是個主任又如何?與我沒有一毛錢的關系,我的虔誠都是裝的,其實在我看來,我才是領導,你們都是小羅羅,你們一個月才賺個三千五千的,也就是我一天的開支而已。

你看,我阿Q不?

懂得哄自己開心。

那天,馬主任褲兜里的紅包都裝不下了,鼓鼓的……

我把這個消息提前告訴了球友,意思是可以借助這個機會,適當的表示表示,試探一下口風,要么,跟我似的,給個幾百塊錢,就當熱身,要么就給個大的,例如直接給1萬。

不知道他咋想的,給了3000。

不上不下,很尷尬。

既像人情,又像送禮,兩不像,不疼不癢。

馬主任也給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意思是要統一招標,但是會適當照顧,這就是太極拳,大家對招標肯定也都熟悉,中標的核心在于知道底牌,價高了也不會中,價低了也不會中,不高不低正好。

就看把這個底牌亮給誰。

球友找我協商,他以為我也喜歡那些亂七八糟的,帶我去洗澡,然后一人一個房間,一會一個從二線城市退役的小姐鉆了進來,我還以為是按腳的呢?

我提上褲子就跑了。

省點錢吧,沒意思。

我在大廳等了他半個多小時。

他問,如何?

我說,沒辦。

他說,這里一般人是不招待的,我是找了關系。

我說,我對這些沒有興趣。

坐著聊聊天。

他拿了方案給我,意思是計劃拿出利潤的30%公關,拿不準的是先給還是后給,因為不同的單位不同的玩法,應該說不同的人不同的玩法。

問我什么看法?

我說,挺危險的。

現在這些非常敏感,若是這么玩,應該沒人敢把業務交給你,你看我們也做相關的業務,不過我們都是做圖書類的,例如圖書下鄉、社區圖書館,一單采購都是幾十萬幾百萬,為什么他們愿意把業務給我?

因為,我不送禮。

什么回扣之類的都沒有,就是完全正規的流程,正規投標,正規中標,書也是正規渠道,全提供發票,我們這邊也是陽光納稅,當然我們是免稅企業。

那,你知道根源是什么嗎?

就是決策者覺得給我是絕對安全的,不僅僅是現在安全,未來也安全,能經受起兩級以上的審計。

這只是基礎前提,最關鍵的一點,他們堅信我是懂事的。

不是現在懂事,而是十年后,二十年后。

你看圖書館的書,有些書可換可不換,為什么一定要換?

因為不換就沒有機會。

為什么他們競爭不過我們?

因為時代變了,他們總是想用歪門邪道跟我們陽光渠道做競爭,你是領導,你是希望跟陽光者合作還是跟利益輸送者合作?

肯定跟陽光者。

就這么簡單的道理。

所以,我覺得應該先建立深度信任,就是讓他看好你的未來,看好你的信任度,愿意在你身上投資長線,然后以絕對陽光的方式進行合作。

跟我接觸久了的人都知道,我電話幾乎不用,不給人打電話,也很少接電話,更很少有經濟往來,這是保護彼此的一種方式。

我就是一個陽光的生意人。

從來不會談,這個業務咱怎么分,我給你多少……

說了,就不值得信任了。

球友反駁了我,意思是你們是文化口,文人愛裝,但是這個口則不同,都是一群粗人,就喜歡明碼標價。

我跟他表達的意思是,你可以嘗試一下。

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你要讓人愿意把信任投資在你身上,這一點是非常牛的。

磚家為什么買賓利?

被一位賣二手車的忽悠了,那個朋友跟他講,首付10萬就可以開上一輛二手的卡宴,磚家一想,那是不是首付50萬就可以開上賓利?

結果找了一圈,沒有自己想要的那款二手車。

于是想買新車。

去了4S店,指著那車問:這車首付多少?

先生,對不起,我們這里的車子不能按揭……

豪車,多是不能按揭的,一是個人很難有如此高的貸款額度,二是客戶群體決定了是不需要按揭的。

不能按揭怎么辦?

他挨著給自己的代理商打了電話,錢,半小時就籌齊了。

磚家在跟我講這個事的時候說了一句:董哥,我做這個業務其實只是跳板,不是我的終極目標,我是在建立自己的威信,現在我一句話就可以瞬間籌到幾百萬,再過幾年,我一句話就能籌到幾千萬。

我說,就是我前幾天寫的,藏富于民。

基本就是這個道理。

磚家做的業務很簡單,就是代理注冊公司與記賬,我都有意向加盟一家,我們本地加盟費要10萬元,磚家能提供的輔助很簡單,就是推廣。

例如濟南那邊,第一年加盟可以賺到100多萬,每年都是翻倍增長。

我說,你這個模式其實摸索透了,推廣什么都很厲害。

為什么傳統的會計公司干不過他們?

因為,他們借助了互聯網優勢,說的直白一點,最核心的競爭力就是能幫代理帶來大量的業務,僅此而已。

類似值得做的業務太多了,例如家政也可以這么玩。

聽磚家這么一分析,我在想,原來我離賓利其實也只有半步之遙,只要我喊一嗓子,也能買上,我堅信這一點,只是我買了有意義嗎?

沒有太大的意義。

我還是要把焦點放到提升自己上,例如我現在幫雞哥推廣叫化雞,可能我喊一嗓子可以為他帶去300家加盟,即便一家是1萬元,也不過是300萬。

這是我目前的號召力。

倘若,再過十年,隨著自己層次的提升自然就伴隨著讀者層次的提升,那時我可能喊一嗓子,例如推廣一個連鎖酒店,加盟費300萬,可能瞬間也能招募到100家,那時就是3個億的價值。

這就是個人的商業價值。

我剛開始做酒時,劉勝就給我科普過這個觀點,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商業價值,或高或低。

我跟磚家講,你這個年齡,應該在賺錢的同時給自己打地基,就是把失去的重新找回來,就是自己給自己讀一個博士。

這個博士是自己給自己頒發的。

多線程同步進行,把自己當成一個高中生去管理,例如學一門樂器,學一門運動,學一門專業課,堅持寫文章……

同時做這么五六件事,按照十年去規劃。

楊文劍前些日子跟我出去浪了一圈,他收獲最大的就是三個字:節奏感。

就是我們做事要有節奏感。

你要具備看到十年的能力,十年后,你是一個身材一流的家伙,是一個有內涵的家伙,公司年會上你可以演奏一曲,你是一個博學的家伙,你是一個有著無數粉絲的寫手。

就把自己當巨星去培養。

我,就是那個巨星。

你看我現在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按照節奏感來的,例如我做的定投,現在看像個笑話,一直虧損,倘若拉長到10年呢?這就是一件藝術品,我給自己的定義就是用十年去繪制一幅藝術品般的投資曲線圖。

會非常的美。

越來越震撼,這是一個影響力加速的過程。

你看那些做定投的自媒體,輸出的是理論,為什么最近半年都蔫了?因為沒有贏家,只有理論是白搭的,可以這么說,對于定投而言,有理論只是1%,真正需要的是定力、實力,這才是99%,而這些是一般人都不具備的,最簡單的,你至少要有足夠的閑錢吧?就是不需要買房不需要買車,甚至連理財需求都沒有,就是這些錢只是道具。

理論都可以如此的火。

實戰會更火。

再過五年,關注我定投直播的人會遠超過關注我寫文章的人。

這就是節奏感。

我類似做的事還有不少,包括運動,我每天1000卡,風雨無阻,為什么我依然很胖,這個與飲食習慣有關,但是我很結實,無論騎行還是打球,至少從爆發力、耐力都是一流的。

還有讀書、寫文章,都是如此。

一切都有條不紊。

因為我把所有長線規劃都落實到了日計劃里,那么一切就變得簡單了。

我跟磚家也講過,就是你的成長速度一定要快于你的財富增長速度,否則就會出大事,因為德不配位,你覺得我真寫不出10萬+的文章嗎?我覺得我寫那些比他們更專業,我看這些文章覺得好LOW,我去做就是降維打擊,但是我為什么不去做?

我怕我承載不起這么多人的關注。

所以,我一直都是在默默的成長,一點一點的滲透、蔓延,你見我推廣過自己的公眾號嗎?我連認證都不愿意去做。

厚積薄發。

年輕人總是氣盛的,總覺得拿下省級首富是很容易的。

實際上呢?

大家挨著介紹自己村首富的時候我們才發現,現在即便是在一個村里當首富,少則需要幾千萬,多則需要幾個億,至少在我們村,一個億也當不了首富,出頭哪那么容易?

我回到縣城時,很多人嘲笑我,意思是咋這么落魄了。

就跟他們分析,你知道回到縣城穩定下來需要多少錢嗎?

因為我是帶著父母一起安家,兩套房子200萬吧?要買套辦公室吧?100萬吧?兩口子要有兩輛車吧?至少30萬吧?

這只是基礎配置。

已經是300多萬。

這是一個縣城的小資家庭而已,一抓一大把,你還那么自信?

倘若達到我現在的生活狀態呢?

看著也很吊絲,至少需要500萬,注意,這只是一個縣城而已,我們總習慣性低估別人,總覺得首富們隨時等著被我們顛覆。

當年,我們一起去拉薩,我認識了劉冰,在我眼里,劉冰就是個創業天才,類似的還有王銳,一直到有一天,我在思考一個問題,就是如此優秀的人為什么上市也這么難?

我再反過來思考,全國才幾家上市公司?

我們縣城有沒有上市公司?

能成為上市公司的,基本上都是百萬里挑一,我們以為的優秀離真正的現象級優秀還是差距太大。

馬云這樣的人,是天才中的天才。

我能成為我們縣的首富嗎?

今生不可能。

這是我這個年齡的理性認識。

我走了牛哥的老路,牛哥在我這個年齡退休,就是什么都不干了,他對自己的定義很有意思,鱷魚。

鱷魚是怎么狩獵?

就是等待。

例如他等到了股市,等到了樓市。

收割了幾波。

從百萬級到了千萬級,這一波應該是幾千萬級了。

所以,他當年對我們這些創業者是不感興趣的,他經常這么講:你們賺錢的路子我不感興趣,一是學不會,二是我有我的路。

突然有一天,他被別人激發了,也開始了互聯網創業之路,做起了珠寶業務,采取的策略很簡單,每個領域培養一位專家,出書,做自媒體,然后賣珠寶,全是高價,我見證的最高的是一單180萬,現金成交的,因為牛哥做的這個業務有我的股份,所以我對這些都是很熟悉的,第一年就做了1000多萬。

他就是讓所有的分類都在復制紅珊瑚。

紅珊瑚里的單峰就是這個思路,把自己打造成了行業專家,既然你是行業專家,那么你就是最權威的。

例如我有個女球友,也投奔牛哥了,做了珍珠分類,叫穆夫人,也出了書,現在她個人年利潤百萬以上。

當然,大部分利潤要歸屬公司,個人拿小頭。

牛哥奔的目標是IPO。

我覺得這些東西很難IPO,畢竟還是有包裝的成分在里面,專家都是速成的,老百姓對專家的定義很簡單,第一、經常發文章。第二、出過書。就這么簡單,就是做了定向培養而已。

前天,牛哥遇到了一個餐飲項目,這個餐飲項目特別火,正在全國蔓延,而且是借鑒了連鎖酒店的玩法,托管經營,就是我們只需要投錢就可以了。

牛哥第一時間聯系了我,意思是我們把省會城市全部占領下,如何?

牛哥請了一位大數據分析師,就是在美食平臺工作的,那么就可以拿到真實的數據趨勢,看數據是的確很厲害的。

我談了自己的觀點:核心點就是看其生命周期有多長。

因為這個飯我覺得還是有些貴了,最便宜的38,最貴的88,即便是我這個經濟基礎的,我都覺得貴了,例如咱倆去吃,七八十塊錢,還是有些貴。

這是其一。

其二呢,我身邊一群做餐飲加盟的,他們有個觀點,就是越是稀罕的,越是新概念,加盟的人越多,店虛假繁榮的越快,但是死的也越快。

因為,都不是常餐。

咱總不能天天吃吧?

牛哥的意思是馬上就進入餐飲爆發元年了,咱應該抓住這波風,別人最難的就是推廣成本太高,而對我們而言,最核心的優勢就是這個,倘若我做個餐飲項目,加盟費5萬元,就憑我自己,我一年放300家代理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

他們能否贏利?

這才是問題的關鍵。

牛哥也擔心這個,就是咱“收割”的不是陌生人,而是熟人,都是最信任咱的人,所以應該要做多贏的項目,大家都有錢賺才可以。

我就談了自己的觀點。

我覺得若是真的想做,還是要做常規項目,最簡單的就是面館,你看明星開飯店往往是開面館,因為面館是最簡單的,而且是常規消費。

人人都能消費得起。

那么就要分析我們的核心競爭力。

我覺得我們要回歸事情最本質的點,就是實惠,例如做日本拉面,然后呢?上面一層牛肉,過去的牛肉面里的牛肉都是點綴。

我們要反過來,要讓牛肉多一些。

老百姓內心潛意識還是覺得吃肉是比較奢侈的,特別是牛肉。

若是能做到這一點,必火。

我給牛哥分析了濰坊牛肉湯為什么火的原因,就是一碗里有半斤牛肉,每個人都覺得占了大便宜,這個是最簡單的心理。

只要我們的面不難吃,肉又多。

必火。

然后全國加盟,瞬間就起來了。

我可以在我們本地開一家,然后在濟南開一家,我們先經營上一年再著手去做招商推廣,不要著急。

最簡單的東西就是最有生命力的。

不需要搞那么多花樣,又是海鮮面,又是龍蝦面,沒有意義,就是牛肉面,簡單,直接。

基本同意。

牛哥的意思是近期碰個面,研究研究。

還是那句話,為什么餐飲會如此火?

因為,人們越來越迷茫,男人創業第一選擇就是開飯店,我否定牛哥提的那個業務還有一個原因,不能外賣。

我覺得一個餐飲項目若是不能外賣,就會損失至少四成的業務。

來爬泰山,有位作家聯系了我,他曾經在這里當大BOSS,后來又繼續高升了,他問我為什么沒告訴他?他問是否需要安排?

當時我在車上接的電話,眾人聽了覺得好驚訝,哇,懂懂好牛B。

我淡淡地說了一句:這就是文化產業的獨特魅力,可以接觸到各類牛人,而且是哥們級的,沒有級別,沒有分別。

至于做酒,做書,做面,我都是做著玩,只是當體驗生活了,我的野心不在這里,我的野心是成為莫言,我跟磚家說,再過20年,你成了贛首富,那我只有成為莫言才有資格跟你對話。

否則,那就會被遺忘。

很現實的問題。

我存在同樣的問題,就是底蘊太差,所以我在努力地修行,我還買了全套的語文課本,從小學一年級到大學四年級的,挨著一節一節的學,我要成為一個基本功非常扎實的家伙。

我現在是心到了,手沒到。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證群的質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記電子書籍;

不定期聚會,促進群內合作,交流;

加群條件:三觀一致,成熟穩健瀟灑

 

福彩3d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