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18年懂懂日記:幸福的

同學劉,泰安工作。

人民教師。

他說在十字路口看到我車了,問我是不是在泰安?

我說,是。

約見。

他胖了很多,臉色有些暗淡……

我問,還經常熬夜?

他說,偶爾。

我說,到了咱這個年齡不能熬夜了,你看你臉都有些浮腫。

他說,我是腎炎。

我問,咋搞的?

他說,我也不知道,只能說,生命無常,人生短暫,說不上突然哪天就臥床不起了。

我問,父母還在這邊?

他說,在。

我問,股票炒的如何?(他喜歡在同學群上分享股票信息)

他說,虧了接近20萬了,幾乎全軍覆沒了,白搭了。

我問,我總感覺你狀態不大對勁,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他說,讓父母愁毀了。

我問,他們在這邊沒朋友?

他說,不是這些問題,而是在孩子教育問題上有分歧,例如我送兒子去學散打,我娘就攔著,就明確告訴我,只要她不死,就不可能允許我送兒子去學散打,你說我咋弄?

我說,我覺得,你需要斷奶,不是給你自己斷奶,而是給父母斷奶,他們是巨嬰模式,你要讓他們回歸他們的生活,你的兒女是你的,不是他們的,他們不能干涉,你等于把安卓和IOS裝到一個手機里了,肯定相互沖突,最終孩子不知道該聽誰的,而且你這樣不覺得很累嗎?等于你扛了一個家族在肩上。

他說,特別的累。

我說,你要狠下心來,你管的太多了,其實是開啟了彼此傷害模式,父母是父母,我們是我們,兒女是兒女,要把這些情感都剝離開,不能什么都攬到自己身上,最終都以你為中心開啟了戰爭。

他說,現在就是,我在家他們就吵,我不在家他們就不吵。

我說,我作為旁觀者來看你,我覺得你完全被這些瑣事給壓倒了,所有的精力都用于處理這些矛盾了,沒有精力去做其它了。

他說,就是。

我說,要大膽的給他們斷奶。

他問,你不是也跟父母住一起嗎?

我說,不是,我們是在一個小區,一周見一次,平時我們都有各自的生活,幾乎不產生交集,而且我家的事就是我家的事,我父母不會干涉,至于我兒子的事,我父母頂多是輔助,例如偶爾幫著接送一下,但是絕對不可能左右,連意見都不能輕易提,我們跟父母相處的就跟好朋友似的,每周一次家庭聚餐,大家坐一起聊聊天,很好。

他說,自從我生病后,我感覺更喘不過氣來了。

我說,讓他們回老家吧,城市是你的,不是他們的,你若是實在過意不去,就在咱老家縣城給買套房子,讓他們去住,至少冬天是暖和的,這就足夠了,不要非要捆綁在一起,我覺得這簡直是不可理喻的一件事,關鍵是你還給自己升華了,意思是這才叫孝。

他說,關鍵是我送他們回老家,他們又不放心我們這邊,又是擔心孩子沒人看,又是擔心沒人做飯。

我說,你不要給他們機會。

我覺得,我提出的這些觀點,對于同學劉而言,他很難接受,因為他把我說的這些理解為了“不孝”。

“孝”成了他背上的大山,壓的他喘不過氣了,而且他總是急于成功,想自己買上屬于自己的房子(現在住的房子是岳父名下的),那么就會走一些捷徑,例如炒股、買彩票、玩虛擬貨幣。

最終,賠多,賺少,甚至可能把他這么多年的積蓄全賠進去了,我從側面問他炒虛擬貨幣賺了多少錢?具體多少錢沒說,只說完了,完了。

父母吵架也好,干涉也罷,根源是兒女不夠強大,若是足夠強大,父母也會尊重你的,連意見都不會提的,我爹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倘若我在家種地,種的不如我爹好,他肯定天天到我家罵我,現在我爹敢給我提意見嗎?

不會的。

甚至我一回家,家里就跟來了村長似的,紛紛起立。

所以,我說要先讓父母有安全感,就是讓他們發自內心的看到兒子生活的很幸福,他們自然安心的回去,為什么不甘心回去?他們也覺得你混的不像個樣,馬上40的人了,連套房子都沒有,抓緊過來幫幫你。

形成了惡性循環。

我跟他推心置腹的談了談,我的建議就是兩點:

第一、減負。

第二、認輸。

減負就是把父母砍去。

認輸就是對失敗的投資認了,不再沉湎了,過去賠了就賠了,從現在開始好好攢錢,不再投機了,徹底打消賭回來的念頭。

心疼?

心疼也忍著。

至于治病?一切病都是由心病引起的,心病好了,這些自然就會好轉,在好心情的前提下再積極配合治療,都會康復的。

同學劉在不斷地感動自己,跟我講當年父母供他讀書多么不容易,而今天自己進城生活了,若是繼續把父母扔在家里,那這個恩情怎么報答?

把自己感動的一塌糊涂。

當然,也把生活經營的一塌糊涂。

我感覺他比春節同學聚會時至少老了5歲,很明顯,有了滄桑感……

人,很容易活在自己給自己演繹的“神圣感”里。

之前我寫過一個女生,這個女生是我讀者,她讀了趙德發老師的《白老虎》,喜歡上了里面那個被判刑的主人公董剛,這是一部紀實文學,都是真人真事。

她喜歡上以后,趙德發老師很熱情,就把這個事通過信件告訴了董剛,還有就是有意讓這個姑娘參與到這個事情上來,例如最后一次庭審時也邀請這個姑娘參加了,當時我開車拉著大家一起去的。

作為咱,咱看董剛,就是個大忽悠,忽悠大了,出事了,被抓了,判了10年,不就這么回事嗎?這樣的男人有啥值得愛的?哪有什么智慧?你能在他身上看到半點智慧嗎?

至少我沒看到。

我在庭審現場看到的只有他的語無倫次。

退庭時,董剛朝臺下笑了笑,是朝趙老師笑的,這就是打招呼的方式,因為戴著刑具,不能招手,不能說話。

結果,小姑娘誤解了,以為是朝她笑的。

小姑娘還是碩士畢業。

從來沒談過戀愛。

從此開始了瘋狂的戀愛之旅,給監獄寫信,給監獄匯款,董剛家里有人去世了,她還替董剛披麻戴孝……

最初,趙老師讓她參與進來,只是想讓她把這些當學術去研究,當鏡子去照,因為我們覺得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姑娘是不可能愛上一個正在服刑的老頭,再帥的人一旦進去就沒有人樣了,曾經都說董剛多帥多帥,實際上呢?很滄桑,很沮喪,哪有什么玉樹臨風,更與智慧不沾邊,初中都未必畢業。

結果,她自己入戲了。

入戲后,大家都勸她,趙老師勸她還是和風細雨,就是講道理,擺事實。

我勸她的方式就是侮辱她,嘲笑她,我給她的解藥也都是以毒攻毒的,例如建議她去找個小男生,至少要先嘗嘗男人是什么味道的吧?否則你一直都活在幻想中。

自己把自己感動了。

她基本不敢跟我聯系了,繼續一步一步的深陷其中,現在已經跟董剛保持通信了,她在等董剛出獄,我罵她都能用最惡毒的字眼,即便如此,也白搭。

她是徹底被自己感動了。

看!

我的愛情是多么神圣……

實際上,大SB一個!

在新版的《白老虎》里,小姑娘已經成了續集。

有時我在想,我有意無意害了她,她這一生最不該的就是看我的文章,更不該知道什么白老虎黑老虎的,是因為現實中的確沒有男人喜歡而如此的幻想?做夢?

愛上了一個從來沒跟自己說過話的男人?再過幾年,當她真的跟董剛生活在一起時,突然惡心自己時,會不會后悔自己葬送了自己的大好青春年華?

爬泰山時,隊伍里有個女生找我聊天,跟她聊天很不舒服,因為她啟用的是攻擊模式,全是質問句……

我問,你多久沒談戀愛了?

她說,四年。(現在有男朋友,但是她認為無感)

我問,是因為不相信愛情了嗎?

她說,除了他,我愛不起來了。

我說,他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對不?

她說,是的。

我問,是因為你?

她說,是的。

大體跟我講述了整個故事,就是男朋友是個車手,倆人很愛很愛,有天倆人吵架,男朋友在跑比賽時走神,出了事故,走了。

我說,你應該當個作家。

她說,我說的都是真的。

我說,嗯,反正你認為真的就是真的。

她說,除了他,這一輩子我再也沒有愛了,哈文寫的那句:永失我愛,我看到這四個字,哭了一晚上。

我問,心疼李詠?

她說,不是,是想念我前男友。

我問,你是不是經常喊他爸爸?

她說,是。

我問,他比我年齡大還是小?

她問,你多大?

我說,我83。

她說,比你大一點,75。

我說,我能感受到你內心缺愛,你跟人聊天都是防御模式,例如我說一句,你的第一句都是“不是的”,第二句就是反擊,就是你內心太冷,沒有溫度,就跟一只受傷的狐貍似的,誰靠近咬誰。

她說,他是我唯一愛過的男人。

我問,你不愛你爸爸嗎?

她說,我爸很愛我,但是我討厭他,他脾氣特別暴躁。

我說,你恨著恨著,慢慢的成了你爸爸,你沒發現你越來越像嗎?

她說,是的,很像。

我說,攻擊性都是因為缺愛。

她說,但是我在跟他一起的那幾年,不是這樣的。

我說,你需要一個爸爸角色的出現,能呵護你的,能溫暖你的,那么小狐貍就不會有攻擊性了,你找的其實不是男朋友,而是爸爸,這些年你一直在找爸爸,你從內心最底層回答我,是不是?

她說,是,我高中時就追過我班主任,那時我給他寫信就喊爸爸,但是他不知道我是誰,我寫的是匿名的。

我說,不安全感使你多疑,對身邊任何人都有懷疑,總揣摩別人的敵意,所以你沒有朋友。

她說,有幾個玩伴,的確沒有好朋友。

我說,你內心是瞧不上他們的。

她說,算是。

我說,現實生活中,你很難討人喜歡,吸引來的基本上都是炮粉,于是你不斷地演繹、加工你的愛情故事,總想升華,感嘆當年的神圣。

她說,差不多,其實你說的我能意識到,只是我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

我說,你要接納真實的自己,你現在是小狐貍角色,哪怕別人是善意的,你接收到的也是敵意,那么你回擊的也是敵意,最終的結果就是你成了黑洞模式,一群人中一旦有你的出現整個氛圍接著冷了,暗了,你不能傳遞幸福給大家。

她說,我知道,只是不知道怎么破。

我說,你現在有男朋友吧?

她說,有。

我問,你是不是瞧不上他?

她說,有點,認識一年多了,連手都沒讓他拉。

我說,你過去認的是爸爸,爸爸都是選的高大上的,對方有年齡、閱歷、財富優勢,只是把你當個閨女哄著,使你覺得自己是與這個高度匹配的,而另外一個維度呢?就是現實生活有著獨特的評判標準,匹配給你的就是現在男朋友的高度,你覺得他是配不上你的。

她說,現在這個男友是個普通的老師。

我說,你只是普通的一個小商販(開美甲店的)。咱可以做一個民意調查,幫助你認識真實的自己,有興趣嗎?

她說,有。

我隨機拉了三個隊友,每個都是單獨問的:你弟弟是一位中學老師,你愿意他娶面前的這個姑娘嗎?

答案全是NO!

她問我,那到底該怎么辦?

我說,什么時候,你真的想改變的時候,我再給你建議。

她說,我真想,你說的其實我都能感覺到。

我說,很強烈的想時,再說。

她說,我現在就很強烈。

我說,從夢中醒來,先接納,后打破,再重建。

你所謂的完美的愛,唯一的愛,神圣的愛,其實都是你自己編的,關鍵是你自己先信了,深在其中不能自拔,什么愛無能了,你才25歲好吧?

現實生活很狼狽的時候,人總喜歡做夢,升華,神圣自己的行為,從而覺得眾人是骯臟的,齷齪的。

開啟了逆行模式。

我送了她那句話:幸福是一種能力!

是你個人的能力,按照你的說法,你所有的情緒都被人操縱了,那你跟個木偶有什么區別?

類似版本的故事我倒真遇到過一個。

女主角是做餐飲的,加盟的品牌,她去上海總部開會,路上嘔吐,直覺是懷孕了,就在鹽城下車了,去測了孕,發現果真有了。

接著就坐車北上了,要給男朋友一個驚喜,他們已經訂婚,而且婚期不遠。

結果,回家發現了男朋友跟閨蜜在床上。

她去流了產。

她長的很好,在整個餐飲系統里喜歡她的很多,她決定報復他,就跟上司在床上拍了張照片,光著拍的,據說只拍了照片,沒發生任何關系。

拍了照片發給了那個男生。

男生當晚車禍,沒了。

她就四處找他……

找著找著,找到了。

發現,懂懂竟然就是他,同年,同月,同日,連聲音都一樣。

但是,她不敢見懂懂。

因為算命的說她克這個屬相克這個時辰,所以她在我身邊就是隱性人的角色,例如我發朋友圈哪個飯店不錯,我走了,她就去了,還在那里瞎琢磨,懂懂剛才到底坐的是哪個椅子?

我偶爾去她店里。

她就在監控里找我的身影,然后再截圖給我。

就是不見我。

送我東西都是通過第三人。

我們也有過合作,就是我投資過她的店,但是也沒有見過面。

她是被自己的故事催眠了。

我也被她催眠了。

我也害怕。

而且她不斷地加持這個故事內容,例如有天我們倆決定見面了,她來找我的路上,車子撞電線竿上了,理由就是:我看見他了,就在馬路中間,我躲他。

嚇死寶寶了。

有年暑假,媳婦和娃去澳洲游學去了,我自己在家,我們家附近的電纜壞了,幾個小區都沒有電,在家里熱的睡不著,我就去酒店開了個房。

她也睡不著,而且她喝酒了。

我說,來吧。

她問,你不怕嗎?

我說,沒事,我命根硬,只會克你,不會被克。

她說,我喝酒了。

我說,沒事。

她說,你關著燈,全程關燈,可以嗎?

我說,可以。

沒一會,真來了,而且一聞就是洗過了。

圍個絲巾,跟魔教里的任盈盈似的,身材很不錯,她常年練健美操,把我推倒了,把我上衣脫了,她依然穿了衣服,唯一脫掉的就是那個絲巾。

跟媽媽跟孩子說話似的:你別出聲,別緊張,放松,放松,也不要動。

我說,你不會要閹了我吧。

她說,別說話,放松。

她吻了我,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的一種激情,原來人身上每一處肌膚都是敏感的,她吻唇,睫毛,臉蛋,額頭,耳朵,還非要把舌頭鉆進去,嚇的我耳朵一緊,生怕真的鉆進去了,那可是我藏金箍棒的地方。

那種快感是無法言語的。

充滿著耐心,光親頭就親了半小時,全是口水了。

到脖子,我就受不了了。

也僅僅到脖子,就戛然而止了,我要動,她也不允許,意思是她有毒,誰沾上都會倒霉,所以一切都點到為止,我是答應過她的,也不好為難,放她走了。

原來,親吻還可以如此的細膩。

這是我們最后一次接觸,從那后再也沒聯系過,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我是不是鉆進了她演繹的故事?例如故事可能只到男朋友出軌,沒有車禍一說,后面同年同月同日只是套用的劇本?但是她自己信了,把我也導入了。

那一晚,我堅信了一點,原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技術派,只要有足夠的耐心,大不大不重要……

今天,我依然覺得沒有破綻,天衣無縫,也許一切就是真的。

下次,誰家前男友是5月20出生的,聯系我。

我不怕克。

黑洞模式的女人,往往因為兩點。

要么,沒有得到父母的愛。

要么,失去過什么。

例如流產過的。

流產時,她沒有半點感覺,只有害怕,沒有想過那是一個生命,自己也看不到,也感受不到,但是潛意識里都有。

現在我遇到咨詢要流產的,我都會給講個故事,就是懷孕那一瞬間,上天就把這個名額給了他,意思是你可以到人間了,是你修行到位了,就跟機場排隊坐出租車是一個道理,輪到你了。

結果呢?

中途讓媽媽給扼殺了。

等于剛出機場,咱把出租車司機扔半路上了。

上天回不去了,地獄下不了,就成了孤魂野鬼。

就漂浮在半空中。

是女人潛意識里的半空中,什么時候你能看到?

上心理課的時候,老師走近你,突然抱著你的大腿:媽媽,你為什么不要我了?

瞬間崩潰。

老師為什么這么惡毒?

他是讓你與自己的“孩子”和解,媽媽錯了,媽媽也愛你,你也愛媽媽,你回去吧,于是,他又回到了天堂。

人,內心扭曲,就該排毒。

打破,重建。

普通人都是不敢正視自己的,例如我們自拍的素顏照片敢發到朋友圈嗎?

不敢。

那就是真實的我們,我們為什么不敢?

覺得那不是。

心理課上,老師發起過一個倡議,就是每個人都拍一張素顏照發到朋友圈,接受自己的內心從接受自己的容顏開始。

這個倡議也沒持續多久。

因為,都受不了。

老師對我的定義就是,懂懂內心是麻木的。

理由就是我不敢發。

我不敢發是出于事業考慮,我發了,可能讀者都跑光了……

你看陳冠希、舒淇,都敢大膽地發素顏,當然與他們的修行也有關,他們的高度決定了可以接納這些。

下山時,在纜車上跟一個小伙坐一起,94年的,剛畢業不久,還是省內名校,他問我能否合影?

我說,可以。

過去我是很羞澀這些的,總覺得自己長的丑,一方面自卑,一方面害怕,害怕別人接納不了我的丑。

現在比過去強了一些,能坦然接受自己不帥這個事實。

我看他用的蘋果X。

我問,你月薪多少?

他說,1到2萬吧,不穩定。

我問,主要做什么?

他說,業務。

我問,什么業務?

他說,賣平板。

我說,具體一點呢?

他說,就是一個類似IPAD的平板,里面整合了大大小小無數個借款平臺,就是買這么一個平板可以貸款。

我問,成本多少?利潤多少?

他說,一臺3500,能賺3000吧。

我說,就是教人如何擄貸。

他說,不完全是,不教,只是提供導航而已,而且可以一機多用,一個人買了,全村都可以用。

我說,你不能做這個。

他說,我們那邊都是做這個的,整個城市都在做,過去是做我們本地,現在全山東都在做,你現在月薪1萬在我們那邊都招不到人。

我說,是這樣的,以后你再也接受不了月薪3000元了,這是很危險的,就是原本你可以腳踏實地去考個公務員或當個老師,而如今呢?你會一直追逐類似的高收入,在這些游戲中間跳來跳去。

他說,這個不違法。

我說,前些日子,有個做保健品的哥們過來,他是拍了公益晚餐,他做的保健品是帶腫瘤功效的,很賺錢,其實這個是違法的,他給客服的工資非常高,我就問他這些客服是從哪挖的?他跟我講,都是從同行那里挖來的,我就勸他把這些業務逐步停掉,不是產品有沒有效的問題,而是你毒害了你的員工,她們原本可以去商場賣衣服,去工廠上班,但是你用高薪引誘她們做了這些,最終她們在這個行業再也跳不出去,一直到有一天,被一窩端了。

小伙說,那我明天就去辭職。

我說,不用這么急,你仔細消化消化,想想是不是這么回事,另外不需要承諾,特別是不需要向我承諾,我是希望你發自內心的覺悟,而不是表演給我看。

他說,我真的明白了。

我們可以傳遞幸福給別人,但是不要傳遞黑洞給別人,不僅僅人是帶能量場的,車也是帶能量場的,例如大BOSS坐過的公車拍賣,評估價是5萬元,結果25萬成交,大家都是認準了這個能量場。

我們買二手車最怕什么?

出過事故,特別是撞過人,總覺得晦氣。

我們最希望買的是什么車?

幸福的車,例如磚家買了那輛賓利,他的奧迪就是一輛幸福的車,因為主人升級了……

我之前寫過一個思路,就是做一個二手車的自媒體,專注于幸福的車,收幸福的車,賣幸福的車,這個是可以產生適當的溢價的,大家都可以接受,前提是一切都是真實的。

我跟大志也談過這個事,我說你若是實在沒事干,可以干這個事,專注于20萬以上的車子,肯定能做大,因為越來越多的人找你買車,也越來越多的人找你賣車,因為你可以給出更高的價格。

只是,這東西是需要時間和信任的積累,起步可能就需要三五年,但是一旦起步,就無敵了,至少我可能也想找你賣車,也想找你買車。

路上寫的,可能有錯別字。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證群的質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記電子書籍;

不定期聚會,促進群內合作,交流;

加群條件:三觀一致,成熟穩健瀟灑

 

福彩3d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