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2018年懂懂日記:放松,放松~

夜宿東尊華美達,泰山腳下。

五星酒店。

不過,已經淪落到300元的級別了,大廳里也搞起了小商販的生意,又是賣石頭的,又是租自行車的。

十年前,這里,如日中天,我開著捷達來接客人,我看門前小廣場有個停車位,我剛要倒車進去,硬是被保安忽悠走了。

他很委婉,我也懂他。

嫌我的車拉低了酒店檔次……

我原本想跟他解釋一下,我這不是一輛普通的捷達,想了想,我解釋也是對牛彈琴,算了。

為什么不是一輛普通的捷達? 

每年8萬公里的行駛里程,走過南,闖過北,進過沙漠,穿過雪地,這是一輛有故事的車,而且還以它為故事原型寫了一本安全駕駛,即便是今天,經常被各大頭條推送,十年前還上過天涯頭版頭條,上過人民網,還有一些報紙連載過,當年很多人見到這輛車都要先合個影。

一進房間,太失望了,十年前的布局。

連漢庭都不如。

湊合著住吧。

吃飯時,我在大廳遇到了兩位女同事,其中一位說:這是我第一次住五星酒店……

我說,那有些遺憾。

為什么遺憾呢?

因為,會給她一個錯覺,哇,原來這就是五星酒店。

楊文劍給我科普過一個觀點,就是在人生體驗上,一定要力所能及的好,這樣人生才能更加的飽滿、立體,例如出行只選頭等艙、五星酒店。

認同歸認同,我做不到。

貌似我沒有自己花錢住過五星酒店。

我還是有些不舍得。

山東人的本性吧?比較摳,喜歡攢錢,一輩子都在攢,攢到死,最簡單的一點,我爹一輩子沒請朋友去飯店吃過飯。

只有媳婦和娃出行時,我才給按照這個標準選擇,盡量選擇頭等艙、五星酒店,而我自己出行一般只選擇200元左右的酒店,畢竟一般不是我單獨出行,要有同事隨行,而且我又不喜歡跟別人住一個房間,例如我們云南之行,一行三人,一個司機,一個朋友,一個我,那么我們每天要開三個房間。

在泰山,我跟磚家聊了聊。

他說,董哥,你知道為什么我在全國各地開分公司吧?就是當年你提到的一個觀點,要讓全國各地都有自己的家,那么整個人的視野就打開了。

我說,事業上的視野一定是落后于地理上的視野,例如小地方的人為什么做生意只盯著小地方?因為他沒有走出去。

他說,未來我可能全球開分公司,例如在東京開一家,但是我現在不敢,因為我還沒去過,倘若我去過,我肯定就敢。

我說,本來就是如此,例如同是去云南,我跟別人的感覺還不同,因為我全程沒有陌生感,隨便走到一個很小的縣城,我也有讀者在那里,對我而言,那就是家人。

他說,包括我買那輛賓利,很多人也反對,意思是是不是有些超前消費?是不是裝B?其實這也是一種人生體驗。

我說,無限朝上,無限朝下,無限朝左,無限朝右,都是人生體驗,經歷過了,自然就放下了,你有與沒有,眼中的賓利都不再相同,沒有之前,賓利代表著很多,有了以后,就是一輛很普通的車,不過如此。

從泰山下來,他們要去看孔子老人家,我先回家了。

回家干嘛?

有拍賣公益晚餐的過來。

小馬哥,我非常熟悉,算是第一次見面,為什么熟悉?

我賣什么,他買什么,而且全是頂級消費,不是一天兩天,而是幾年都是如此,例如他不喝酒,他也買,買了以后送別人,這樣的朋友我都很過意不去,因為類似的支持算是一種情感內耗,有時我就在想,你收入高不高?若是不高,你一個月在我這里消費這么多,會不會破產?關鍵是破產以后我有內疚感,還要反過來救你,最終等于我自己為這些買單了。

我為什么有如此的擔心?

因為,他的地址跟我一樣,也在縣城。

一見面,一握手,能量場非常強,嗓子啞了,有些不好意思,我調侃了一句,是不是剛上完課?(喊口號喊啞的)

他點點頭。

我理解!

98萬拿了蟬禪一個頂級代理,然后被蟬禪送到教練技術里去上課了,剛上完,上完接著跑過來了。

蟬禪為什么要送代理們去上課?一是為了更好的與他自己同頻,二是為了讓這些人更好的管理員工和服務客戶,說白了,更懂人性。

而且這類課程有個獨特的關系,誰介紹你上的,誰就是你的引路人,是值得你一輩子感恩的,從這個角度而言,當年試圖勸我去上課的人,其實出發點都是希望跟我成為一輩子最好的朋友。(專業術語是義母與海星,義母是介紹人,海星是被介紹人)

就是說,這些代理,會感恩蟬禪一輩子的,感謝他讓自己有機會打開自己的內心,更上一層樓,小馬哥談到一點,他去蟬禪公司參觀時,無意發現,公司里每位員工都是很感激蟬禪的,具有一流的向心力,企業文化+個人魅力使然。

我問,你花98萬做代理,是沖動還是理性?

他說,比較理性吧,參觀了十多家,現在不是拿著98萬就能搶到代理的,山東除了聊城都已經沒有了,我們沒得選擇只能選聊城。

我們臨沂就有一家,95年的小姑娘,去年零售做了一個億。

注意,只是零售。

這些,都是小馬哥告訴我的,蟬禪沒有跟我談過,我跟蟬禪幾乎不聊天,因為我焦點只在女人身上,男人找我基本都是談正事,最初蟬禪讓我投資,算是商量式的,意思是你給我20萬,我給你XX萬。

我給了。

我為什么如此相信他?

前幾天,蟬禪把眾多大佬拉到了一個群上,就是隨便摸出來一個也比我名氣大,他寫了一本書,讓大家每人寫一句話,每人都寫了很多,我只寫了簡短的一句,我覺得不需要唱贊歌,只是實事求是就好:蟬禪是一個有契約精神的人。

就這一點,我覺得已經是對一位生意人至高無上的評價。

小馬哥祝福我,意思是你肯定有蟬禪的股份。

我說,沒有,但是蟬禪于我而言,就是一輩子的保障,就是無論何時,我需要錢了,在正常的消費范圍內,例如買個房買個車,他都會給我的。

最初蟬禪做微商,我也沒看好,因為我覺得微商生命周期也就是兩年,最終還是曇花一現,我也沒想到他能發展起來,不僅僅是我看走眼了,當年蟬禪在山東通訊圈玩到了最頂級的圈子,還結拜成了兄弟,要么三星總代要么蘋果總代,全是這些,后來生意不好做了,大家都迷茫,蟬禪的意思是你們跟著我一起做微商吧。

都覺得是坑。

現在?

拿錢,人家不要了。

晚了。

再次聚會時,蟬禪仿佛成了老大(他在里面排行最小),大家紛紛感嘆:你牛B,你上岸了,而我們還是冬天穿著濕棉襖……

通過跟小馬哥三小時的交流,我覺得我不需要為他擔心,他有著自己的商業邏輯和天賦,他認為自己一年就能回本,自然,我們就沒有再探討更多商業話題,而是商討了農業,小馬哥之前在臨沂地區批量養螞蚱。

吃過飯,小馬哥要去臨沂市區,我把捐款發票拿給他,告訴他我留了一張復印件,讓我貼到辦公室的墻上了。

他說,這是我人生第一張捐款發票。

我說,未來會越來越多的。

他說,一定會的,我自己也感受到了公益的力量,我現在加入了一個圈子,也算是本地企業家圈子,今年只加了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我,老大哥是個很有抱負的人,總覺得山東人在這場互聯網革命里落伍了,非常著急,就想多帶一些人起來,就是誰拜訪他也接見……

我說,最終,去拜訪的全是屌絲。

他說,現在就是這個局面,整天應接不暇。

我說,看似是有愛心,其實是把自己綁架了。

他說,我就把你的這個模式告訴他了,意思是誰想拜見,就該拍賣公益晚餐,既當了門檻,又感化了雙方,參與者覺得做了善事。

我說,很好,你問問他,什么時候開始拍,我愿做第一個參與者。

他說,好。
不設置門檻的圈子,最終都會淪落為低端圈子,看越野圈就知道了, 剛開始還有路虎有長城,日子久了,只剩長城了,路虎不見了。

不是車玩不到一起,而是人玩不到一起。

深圳那群小伙伴去濟寧了,拜訪一位老師,老師按照正規的山東酒場來接待,在我這里時,我也是按照正規酒場規矩去擺的,但是我不規勸,我的意思是大家隨意,能者多勞,但是反過來呢?我把自己喝多了,大家敬酒我就喝了,當時桌上擺了一片酒杯,喝完一個拿一個,我自己喝了六杯,1斤半白酒。

好在心情好,沒醉。

到濟寧后,那……

一個個喝得吐的吐,躺的躺。

一聽他們喝成這樣,我不能去了,那我還是去濟南吧,因為他們要從濟南飛回深圳,會在濟南過夜,我們可以一起晚飯。

我發了個朋友圈,問誰搭車去濟南?

有個姐姐要搭車。

她是我騎友,單身,在外企工作,月薪8K,比我略大幾歲,娃已經讀初中了,她屬于單身貴族系列,氣質不錯,追求者無數。

最初,她是沒瞧上我。

因為我在騎友里比較低調,不喜歡說話,不喜歡聚餐,即便聚餐也是跟極少數人一起,而且我長的丑,穿的也邋遢……

另外,我也不跟他們似的,動不動吹自己有輛寶馬5系。

我沒有那么低檔的車。

一群男人圍她轉,有年齡大的,有年齡小的,使她跟個公主似的,有時我在想,原來女人40也可以如此的小女人,就是依然把自己當小姑娘看,可以撒嬌,可以哼哼。

她跟一個90后好了,那個90后有輛寶馬5系。

有次我們去養馬島騎行。

這是我們第一次正面接觸,就是90后到我房間玩,她跟在后面,可能平時在她眼里,90后就是一個事業有成,很牛B的青年,但是她沒想到90后在懂懂面前如此的笨拙,聊天過程中完全插不上話……

跟90后分手后,她在群里加了我的微信。

分手的原因是90后有女朋友了。

她跟著我的頻率高了,眾騎友就紛紛調侃我,她穿了一件NIKE的外套,大家就問是不是我給買的。

我就納悶了,難道跟女人在一起就要給買東西?

我沒有這么做過,都是別人給我買。

我能讀出眾人的醋意。

我可能跟你們不一樣,我覺得這些都是很低端的游戲,我讓她跟在我身邊,我只是用來作為一個觀察窗口,就是看看單身女人是怎么生活的,是怎么想的。

她是個好女人嗎?

絕對的,鳳凰女,考上大學,考入外企,有老公,有孩子,一切都有條不紊,后來老公炒股賠了很多,最初是假離婚,后來是真離婚。

一切變化都是從離婚后。

找她的人多了,日子久了,總有人能拿下,她自己太空虛了,孩子又不在身邊,獨居模式,必然會這樣。

人本質不壞。

真不壞。

我睡過她嗎?

可以睡,但是我沒有。

我問,你去濟南干什么?

她說,散散心。

我說,行。

拉上了她……

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在一起聊天也不正經,我問她睡了有20個嗎?

她說,應該沒那么多,具體我沒數過。

我問,沒睡你們單位的老外?

她說,不想談這些。

我問,真的差別很大嗎?

她說,還是有些差別的。

我問,你為什么不買輛車呢?

她說,我一直都想跟你談這個事,但是沒找到機會,我想買輛車。 

我問,什么車?

她說,森林人、CRV、COUNTRYMAN,三選一吧。

我問,你更傾向于哪個?

她說,COUNTRYMAN吧,跟我氣質比較符。

我問,需要我做什么?

她說,你能幫我買輛嗎?

我問,新的還是二手的?

她說,新的。

我問,我能得到什么?

她說,你需要的時候,隨時可以找我,可以嗎?

我說,我回家跟媳婦商量一下。

她說,我說的是認真的。

我說,我說的也是認真的,我答應過媳婦,什么都跟媳婦坦誠。

她說,我說實話你會不會生氣,我跟你接觸,就是想得到一些。

我問,錢?

她說,不完全是錢,還有一些機會啥的。

我說,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吃軟飯的,只接受別人對我的恩賜,我很少在別人身上花錢,我只為一個人付出過,是她過生日,我轉帳時多寫了一個0,原本想給199,結果給了1990,心疼到現在。

這個話題就沒再繼續……

路上,劉老師聯系我,問我需要開幾個房間?

我說,兩個。

掛了電話。

姐姐問我:這女的是你什么人?

我說,我在濟南的媳婦。

她問,真的?

我說,是的。

她問,那我要不要回避?

我說,沒事,她理解,她認識我的時候,我就這樣,她不介意,就是她告訴我的那句話,愛是允許,包括我帶著別的女人見她。

她說,你們真變態。

到了酒店,劉老師已經把房卡拿到了,讓我們去做一下身份登記和人臉識別。

姐姐的意思是她不去吃晚飯了,讓我們去吧。

深圳那群小伙伴要7點多才到。

劉老師帶我去吃日料,讓我感受一下有啥不同,至少環境不錯,適合聊天,我覺得這就是我想要的日料店,環境第一,適合聊天,不喧嘩,特別是背景音樂聲音不大,音響音質不錯,我喜歡。

劉老師是大學老師,我帶隊去挪威時的隊友。

不是情人關系。

劉老師問我那個姐姐是做什么的?

我簡單一描述。

劉老師說,她搞不定你。

我說,她認為恰好相反,她覺得我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她說,能量場在那里擺著,她太弱了。

我說,女人容易高估了性。

她說,對于普通人而言,性是最好使的通行證。

吃過簡餐,她提議到她新家看看,就在旁邊,剛裝修的,裝修的很簡約,竹色風格,有點類似全季酒店。

衛生間還沒有裝配完成。

她說,我在猶豫要不要裝個浴盆?總感覺使用率太低。

我說,若是不在意水費,應該裝。

她問,還有什么建議沒?

我說,我覺得要使用智能馬桶。

她說,已經訂了,TOTO的。

我說,花灑要選個好的,這個是決定洗澡體驗最核心的因素,也不用選頂級品牌,TOTO或科勒足夠了,你若是沒買,我送你個TOTO的吧,我有個女朋友她是TOTO專賣店的,前些日子我買臉盆她送了我一個,還沒用。

我們去老金燒烤等深圳小伙伴們。

他們還沒到。

我和劉老師先喝著水。

劉老師說,我覺得你比過去都放松。

我問,是不是因為沒有斗志?

她問,你覺得比過去富有了嗎?

我說,算是,過去總覺得缺錢,現在幾乎不考慮錢了。

她說,錢只是你能量場的變現而已,你若是總是盯著自己的積蓄,能量場就被鎖定在那個具體的數額了,很難突破。

我說,一會來個小伙伴,叫德佳,在深圳買了套別墅4000萬,年齡比我還小,他現在也開課,就是給別人上課,例如收費1萬9千8,大家來上課后分成AB兩隊,進行PK,輸的要請贏的吃飯,是吃8千8/位的自助餐。

她說,突破限制,還記得當年陳輝民讓你買牧馬人不?一回事。(十年前,陳輝民建議我往前走一步,貸款買輛牧馬人,若是貸款還不上了,他可以替我還,可是我依然沒敢,當年的牧馬人跟今天的奔馳G一樣稀缺!)

我說,讓我自己花錢去吃8800元/位的自助餐,我不舍得。

她說,山東人都不舍得,這是天性。

我說,我今年最大的變化,其實就是接納了自己,接納了自己可能成不了一個大富翁,接納自己很丑。

她說,這個還不是完全接納,若是真的接納了是更加的放松,就是你可以成為億萬富翁,也可以小富即安,也可以完全吃軟飯,只是你生活的選擇之一,不是沒得選擇,而是你自由選擇,你想吃軟飯就可以吃,你想成為億萬富翁就可以成,這才叫放松,也是你人生的張馳度,就跟楊麗萍一樣,既可以跳慢,也可以跳快,既可以傳統,也可以現代,隨心所欲,你仔細看楊麗萍跳舞,即便是完成難度系數最大的動作,也是放松的,這是頂級藝術家的狀態,就是閑庭信步。

我說,林丹就是,你看林丹打比賽,仿佛是漫步,而我們打比賽,全身繃得很緊。

她說,放松才是最有能量的,所以那些看起來很努力,很用心的創業者,其實都是賺不到錢的,因為節奏感不行,你現在比以前進步了很多,比之前會笑了。

我問,真的嗎?

她說,是的。

我說,可能是過去一直忙著追逐金錢吧。

她說,你需要的不是金錢積累,而是能量積累,每一個心念都會帶著一個能量, 自私的心念會降低人與財富的能量場。只要時時懷有愛人之心、做助人之事,能量自然就高,財富會追著你而來。

我問,多去幫助弱者,算不算積累能量?

她說,不算!記得曾經你在文章中說,看到漂亮女孩騎電動車會心疼,如果是調侃也就罷了。其實,很多時候憐憫是出于優越感,而你自己沒有覺察到,所以你說你做公益的方向是朝上,而不是朝下,我覺得是對的。

我問,我去做一名自行車運動員如何?

她說,跟心走,不能做到對別人坦誠,至少要做到對自己坦誠。做你想做的,因為那就是對的,同樣,你不喜歡做的,那就是不應該去做的,即便做,也堅持不了幾天。

我說,我需要招募一名忠誠的助手,陪我去訓練。

她說,出發點就是錯的,成年人之間不需要忠誠,只需要真實簡單地的契約就好,成年人要的是契約精神,而不是忠誠精神。忠誠是反生產力的,因為他覺得哪怕自己什么都不做,老板也是虧欠他的,那么就會導致怨氣、低效,談忠誠的員工其實都是童年的映射,是他的父母需要他忠誠,他也希望通過忠誠討好父母,獲得父母的關注。

我問,讀者是不是也如此?

她說,是的,你不該要求誰是你忠誠的讀者,你寫的好,大家覺得有價值就繼續關注,寫的不好,就沒必要關注了,不需要非要上升到忠誠的角度。

我說,最近看他們都買賓利、法拉利了,覺得內心被放大了。

她問,你是想證明自己,還是因為喜歡?若是因為喜歡,那可以買,若是為了證明自己,不需要買。

我說,也不是證明自己,也不是喜歡,就是突然間覺得原本這些遙不可及的東西,原來這么近。

她說,心到未必手到。

我說,是的。

她問,有沒有發現,買東西給你帶來的幸福感越來越弱了?

我說,我特別喜歡全地形車,北極星的剃刀,我買了以后,連提都沒提,就放店里了,我突然覺得沒意思,在群上轉讓了,沒賠沒賺,包括我特別羨慕車友騎電變的自行車,我也買了一輛,騎了不到三次,扔倉庫去了,不僅僅是車,對女人也是,有些時候很想睡,但是一想到還要洗澡要出汗,算了,我還是念佛去吧。

她問,你怕老嗎?

我說,有天晚上,我做夢夢到自己快40歲了,嚇醒了,還哭了。

她說,只有沒有充分活過的人才怕老,我總覺得你活的很充實。要是說40歲就嚇醒了,那我不是應該更悲傷嗎?我才不愿意回到年輕呢,好不容易長大的,咋能回去呢?對不?

我說,可是我還是希望我才25歲。

她說,你可以忘記自己的年齡,這個無妨。我以前怕黑,怕鬼,怕意外,怕生病,怕死。現在基本都不怕了。

我問,怎么改變的?

她說,想改變就是不滿意現在;不接受現在,就不會改變。聽上去像悖論。

我問,你作為旁觀者,你覺得我富有嗎?

她說,你是抱著金山要飯。

我說,可是……

她說,你過去給自己制造了太多的沖突,限制了自己,其實你只是保持一個無念之愿,那么,一切都會隨之涌現。

我說,我前些日子不是送了你一本中醫書嘛,我送你的原因不是說這本書寫的如何,是我覺得這種理論體系很牛B,就是把復雜的東西簡單化,把龐大的中醫理論最終簡化為一套體操、飲食、作息、心情,這套書是前些日子儒商大會唯一官方禮品,這也算山東區域最高級別的企業家論壇,作者十年前在泰安工作,也是核心成員,他爬過1008次泰山,這是什么概念?!是除了泰山工作人員外爬的最多的人了,他就是用這種方式去感受泰山,研究泰山文化、養生文化,他自己本身還是復旦的經濟學博士,我們關系很好,隔幾天就給我打次電話,交流交流書中內容,現在準退休狀態,全身心研究養生文化,要跟他聊天,若是不知道他身份,感覺就是個江湖騙子,因為他做這些事得到了很多院士們的支持,他隨便談起一個人,都是我們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角,而他做這些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只是想做這么一份事業,就是用中醫的方式去恩惠眾生,讓眾生能夠健康、長壽,我問過我們同事,就是他談這樣的理想,你們認為是真實的還是假的?大家都認為是假的。

她問,你認為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說,真的,因為我覺得我是懂他的,這也是為什么我愿意接這個業務的緣故,只是被精神感動,我覺得都很意外,我這個堅定的科學主義者也被掰彎了。

她問,你有沒有在寫文章的時候,擔心過你寫這些讓人覺得太假?

我說,過去擔心過,現在不擔心,因為我寫的就是真實的,包括我們在泰安聚餐時,眾小伙伴提出了一個疑問,司機的事是真實的嗎?恰好,副陪就是當時介紹司機跟我認識的小伙,他只淡淡地說了一句:董哥寫的都是真實的,若是不身在其中,我也不相信。

她說,你說過現實比小說更跳躍,更假,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為什么小說更真實呢?這是為什么?

我說,因為小說是按照線性邏輯發展的,有因有果,但是現實是非線性的。

她說,并非單純的如此,主要是你在描述別人的故事時,你沒有鉆進去,從而缺少了溫度,你自己在陳述一個冰冷的事實,大家也感受到了一個冰冷的事實,而你自己捏的小說呢?是有溫度的,那么大家都可以感受到這個溫度。

待深圳的小伙伴們來了,他們又開始了“8800模式”,濟南這邊吃燒烤不是你點什么上什么,而是烤出來以后隨機派送,你若是不主動拒絕,他們就放你桌上了,平時我們山東人在一起吃燒烤,除了羊肉外基本上都不要,因為燒烤店里只有羊肉性價比最高,而深圳這群小伙呢?

要!要!要!

給自己的理由就是人生在于突破,什么都要感受一下,15人爭取吃到8800元,其實我是蠻心疼的,按照他們的說法,我還沒有突破自己。

過于執著。

不夠空性。

用他們的說法就是:錢不花,怎么可能再來呢?!

他們肯定是想慫恿我貸款買賓利了…

2000人QQ群,36元加群,保證群的質量;

打包部分懂懂日記電子書籍;

不定期聚會,促進群內合作,交流;

加群條件:三觀一致,成熟穩健瀟灑

 

福彩3d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