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懂懂日記:2020-02-07

村長,經營著一家飼料攪拌站。

能開工。

但是,沒料。

現在這個節骨眼很重要,若是他不供料,那么周圍的養殖戶就全掛了,他們掛了也就不會付他的飼料款了,所以他必須要找到料。

鄉鎮上,找不到。

他委托我問問縣城里的糧食販子。

我們縣盛產食品,有N多糧食販子,從全國往這邊販糧,但是呢,我認識的多是收票的,例如你拉了一車玉米來,食品廠要壓你15天的款,而你著急走,我可以把票給你收來,但是要扣你一定的比例,賺這個點。

有點類似承兌。

村長已經不挑了,就是不管是玉米還是小麥還是大豆,只要有一樣就行,別讓雞鴨鵝餓死就行。

我當正事去幫著打聽。

沒打聽到貨,倒是打聽到了消息,消息就是國家肯定馬上就會推出政策,不允許封路,要逐步復工跨區客運,也不允許封高速之類的,你想想,一旦基礎的農副產品斷了,那還了得?

一只雞200元,你還吃不吃?(最近正好相反,我剛才看了一下今天的屠宰價,一只雞6塊錢,不是手工費,是雞肉價格,1塊錢一公斤。)

僅存的糧食、飼料早都被附近養殖戶搶購了,我幫著打聽到了一些下腳料,就是食品廠弄下來的,可以拿來應付一下,但是價格也不便宜,我讓拍照給我,我再轉發給村長,由他自己決定。

村長順便讓我從酒廠給買點酒,就是散酒,應該達不到75度,沒辦法,現在大家都用這個,就當安慰劑了,超市都在賣。

買了200公斤。

應該是整個社區采購的。

我們社區很大,分幾個村莊……

到了村口,值班的是鄰村的,不熟悉,不讓進,我說了理由,也不行,我說了我爹的名,還不讓,理由就是只要不在這里住,就不能進,即便進了也不能出。

我給村長打電話。

村長讓我把電話給值班的,值班的不敢用手拿,用登記的本子包著我的手機,看來村長官也不夠大,被拒了,值班的說了一句:你別難為俺了。

村長說自己出來。

他的料廠離卡口還是有點距離的。

等了好久。

一過來,先嗷嗷的把值班的訓了一頓,其實是表演給我看的,我是理解的,我把酒精給卸下來,把單子給他,他說暫時沒錢,到時讓村里會計把錢給我。

我說,可以的。

他說,看新聞了嗎?跟你的判斷差不多,現在國家層面要求復工,不允許農村封路了,先保證養殖戶。

我說,所以,你別擔心了。

他說,落實很難,咱這邊昨天剛下了文,要求所有社區封閉式管理。

我說,不會的,除了湖北外,整體都是放寬的。

他問,你覺得這病毒啥時能完全清除?

我說,按照目前的感染基數來看,大概率是永遠都清除不了,最終就是與人類共處了,說的小一點就是類似皰疹,說的大一點就是類似乙肝、艾滋病。

他說,那還了得?

我說,這是我個人的預判,另外時間一長會有相關疫苗上市,冠狀病毒爆發是醫學界早就預期到的,只是沒想到是這種方式爆發的。

他說,柿子(西紅柿)你要不?我給你摘點吧,都爛棚里了。

我說,不要。

他說,我這一把,至少損失30萬。

我說,人家欠你的,又不是你虧掉的。

他說,養殖戶沒錢給,你還能去掐死他?上次豬瘟,X家莊那錢哪給?他就是沒錢你也沒辦法,就是天災人禍,我要是知道是誰吃的蝙蝠,我直接活剝了他的皮也不解恨,草他娘的,你說你吃個那玩意干啥?

我說,說這些沒用了,我覺得正月十五就是個轉折點,別急,沒事。

他說,你說的輕巧!

我順路想去看看我入股的養殖場老板,他是我老鄉,相鄰鄉鎮的,他已經回來好幾天了,但是他很不幸運,他所在的鄰村有個疑似病例,現在周圍幾個村都是高度緊張,出不來,進不去。

我開車到了他村口。

不讓進。

我給他打電話,他步行到村口,我們隔著5米說了會話。

我說,上次我跟你說的那個養鴨的,大頭他爹,這一波虧六七百萬。

他說,咱這一波也至少虧300萬,宣布武漢封城那一天我就讓工人把雞苗全埋了,我就知道肯定全國戒嚴。

我說,要讓和尚說說你,你應該下地獄。

他說,我還下他娘個蛋,褲子都賠掉了還跟我拉這個?(拉,拉呱的拉)

我說,全國農副產品零售都漲價,為什么期貨都在跌?

他說,是預測工業需求下降。

我問,這一波行情,你覺得會多久復蘇?

他說,目前來看,至少一年半,也就是到2021年夏天,這期間不是說沒有機會,而是咱要減少產量,少參與,跟你說的股市是一個道理,平穩期大家是賠不了錢的,就是大漲大跌才是大家賠錢的時候,養殖這個行業也是如此,大家現在都在止損,市場行情起來呢?都滿負荷上,然后又虧損,上次我不是跟你講過嘛,咱這邊一個養殖戶,200萬只雞,一只虧9塊,一把就是1800萬沒了,一年你賺還能賺多少?

我問,2003年的時候,是什么行情?

他說,大家都拿今天跟2003年比,其實不能比,2003年大家哪知道什么杠桿?買房子都全款,我是2002年買的房子,記得很清楚,全款買的,現在呢?各行各業都是高杠桿,雞棚是貸款蓋的,汽車是貸款買的,整個社會工業停滯兩個月,到時你看看吧,雷炸到最后都是賣房止損,地產一擠兌,金融危機就爆發了,你的判斷是合理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復工,消除恐懼。

我說,地產行業應該危機最重。

他說,小的地產公司,死就對了,本身就應該淘汰掉的,大的地產公司影響不大,因為主要使用的是國外債券,短期內沒有兌付風險,密集期在明年夏天,這波最危險的是吸收社會存款的那一類。

我說,你自己注意點,你要是掛了,這個時間我都不能來給你送行了。

他說,就咱這體格,跟個驢差不多,上次我不是跟你講了嘛,我發燒到了39度多,三天沒退燒,換了三種藥,后來去做了CT,跟這次非常像,醫生就問我有沒有接觸過活禽之類的,很敏感,我說自己是搞養殖的,當時就推測是禽流感,我同學在X科干副主任,你也認識,他總嚇唬我,問我是不是出去胡搞了?說這個癥狀跟艾滋病很像,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嚇的我兩天沒睡著……

我問,沒注射免疫球蛋白?

他說,注射了,一會我把門診記錄發給你,你把我名字打馬賽克,你要發出來能把你身邊人都嚇跑。

我說,行。

他說,你記得不記得有張照片,第一批軍醫去武漢前,每個人注射了一針疫苗?

我說,我可喜歡那個穿軍裝的醫生了。

他說,我也喜歡,她注射的就是免疫球蛋白。

我說,現在市場上買不到。

他說,我有獸用的,你用不?

我說,滾。

他說,過幾天我出獄的時候,去找你喝酒。

我說,行。

他說,我對這一切都很樂觀,這是很神奇的時刻,我們見過他人未知的事物,我們在經歷著歷史,記錄著未來。(有時,他說話就是如此的正式。)

我說,有道理。

他說,任何事情都是兩面的,我同學在殯儀部門,他跟我講,這個春節是死亡率最低的,交通事故少了,酗酒的少了,甚至連心腦血管的病都少了。

我說,都嚇的不敢死了。

他說,生死由命,富貴在天,順其自然,活在當下。

我說,適合當作家了。

他說,你別說,我還真想。

我說,你行,東莞也沒少去。

他說,騙人是狗,去是去過,但是從來沒去體驗過,因為每次都是帶著你嫂子去香港,路過,等咱有機會單獨去的時候呢?沒了。

我說,你要是需要什么,跟我講,我給你送。

他說,我就是不想出去而已,想出去,我騎摩托車從小道就出去了,也沒啥需要的,在家看看書看看電影挺好的。

我問,養殖場那邊去了嗎?

他說,去不了,咱這邊封村,那邊也封了。

我問,值班的呢?

他說,一切正常,現在沒養多少,料到月底沒有問題,咱自己有料場,也有足夠的糧食儲備,主要是咱不是埋了一大批雞苗嘛。

我說,你實在忍不住了,可以去找我玩,我陪你騎騎摩托車,不接觸就是了。

他說,我覺得現在挺好的,不用喝酒,不用應酬。

我說,我也覺得是。

他問,有什么好看的電影?

我說,你適合看文藝片,你可以看看馮小剛的《只有蕓知道》,順便看看新西蘭有多美。

他說,新西蘭我去過兩次,南島你去過嗎?

我說,沒有。

他說,南島才漂亮,《魔戒》就在那邊拍的。

我說,還有一部電影很值得看,顧長衛的《立春》。

他說,我看你朋友圈發的了,這部電影我看過了。

我說,那再看一遍。

我朋友圈發的啥?

立春那天,我發了這么一句:每年的春天一來,我的心里總是蠢蠢欲動,覺得會有什么事要發生;但是春天過去了,什么都沒發生,就覺得好像錯過了什么似的……

這段話就出自《立春》。

他問,你們什么時候去穿越無人區?

我說,疫情結束吧。

他問,我跟著吧?

我說,我至少已經答應十個人了。

他問,我買輛車跟著可以不?

我說,都是這么說的。

他說,我覺得,一輩子一定要去體驗一下。

我說,我不是跟你講過嘛,在那里就一個感覺,這是地球上的另外一個星球,仿佛從未有人踏進過。

他問,有危險不?

我說,不能說完全沒有,有概率,但是問題不大,有些陷車都是人為作死,能不能過你心里沒數嗎?我在無人區的時候沒有遇到過危險,無非就是陷了幾次,還有就是害怕,特別是翻過一些丘陵時,在翻過的一瞬間是什么都不知道,完全靠蒙,但是你要這么想,風化形成的丘陵是不會有垂直面的,一定是斜坡,所以大膽地過就可以了,我真正遇到的危險是出來以后,去阿拉善玩的時候,感覺無所謂了,膽子大了,差點翻了。

他問,陷了怎么辦?

我說,我們有個原則,就是一陷就停,不刨,然后兩臺車用絞盤救一個,一救一個準,當時我拉了一車水,總是陷,他們嘲笑我技術不行,其實就是車太重了,他們輕松過的路面我一過就陷。

他問,那輪胎不是很費?

我說,新車,回頭我開來你看看,看著輪胎沒變樣,你仔細看看,全跟用刀片割過一樣。

他說,前些年,我就是雜事太多了。

我說,當老板搞好思考與決定就行了,別整天蹲在那里,沒用,你看看我那些車友,哪個不比你有錢?你能有一個億?

他說,負債一個億。

我說,人家天天四處亂竄,也沒見人家窮,咱天天蹲家里,血窮。

他說,你最自由。

我說,我老婆比監獄長還厲害,我還自由?

他問,有沒有騎摩托車穿越的?

我說,有!但是必須有后勤保障車,我上次不是發視頻給你了嗎?我們跟上海一支寶馬車隊一起穿越的阿里大北線,其中還有位女騎手,我還錄了個視頻發到了抖音上,幾十萬的播放量。

他說,那個我看了,心潮澎湃。

我說,那個才是高危險的,我開著車都覺得害怕,他們只要摔倒,基本就一次機會。

他說,機車愛好者就喜歡這樣的挑戰。

我說,我們幾乎是穿插著帶路,一到檢查站,他們比我們跑的快,一到路上我們比他們跑的快,只要碰到就打招呼,我們車隊里也有兩個是寶馬機車玩家,還去跟人家交流了半天。

他問,你沒去?

我說,我算個毛啊,我連掛檔都不順溜,你沒看我平時都騎自動檔,別去獻丑了。

他問,我買個什么車跟著?

我說,不用買,真去的話,幫我開車就行了,濟南牛哥前幾天也提起這個事,意思是他要買個陸地巡洋艦一起去,5.7帶KDSS那個,我不讓買,我覺得買了沒意義,坐我車就是了,我正愁著找人幫我開車,我現在戰斗力不行了,年輕的時候自己干1000公里沒問題,我現在要是沒人跟我說話,200公里就呼呼睡著了。

他問,4.0的那款如何?

我說,雞肋,連雞肋都算不上,車太重,動力太弱,一起出去玩,幾乎就是頻繁救援它了,我覺得真的想玩,買個4.0最高配的霸道也非常好,我們上次去無人區頭車就是這個,車輕,油耗低,性價比高。

他問,有沒有那種天天在路上的?

我說,很多。

他問,抖音上的那些呢?

我說,那些多是當事業了,就會比較累,很多人就是純粹的玩,拍不拍視頻都無所謂,你去沙漠看看就知道了,沙漠都堵車,各類大神多的是。

他問,有沒有拿奔馳G越野的?

我說,我身邊那哥們就是啊,就是那個找你買白條雞的,有印象不?而且是新款G63,全國前幾輛,不舍得的原因只有一個,錢不夠!

回家路上。

媳婦給我打電話,讓我抓緊回去,說是馬上就不允許車輛進出了。

我說,知道了。

回家,停好車,翻了翻微信,他把高燒和處方已經發過來了,但是我想了想不能發,有些玩笑可以開,有些玩笑不能開。

我若說我發燒了,最近一個月跟我接觸過的人,都覺得惡心。

就如同出門了老半天才發現自己踩了狗屎一般。

恨!

我回了一句,我先不發了。

他說,行。

又發過來了語音請求……

我問,又咋了?

他說,你還記得上次我跟你說的那個殺鴨場不?當時是報價1000萬,我們這邊出500萬,他借給咱500萬,等于咱拿500萬可以接手,現在你知道他賣多少錢嗎?700萬,依然愿意借給咱500萬,等于200萬可以接手。

我說,你出500萬現金,他馬上給你。

他說,我就是這個意思。

我說,沒有太大意義,那個鄉鎮民風一般,其次,他本身就是個危險分子。

他說,咱要了也只能是等行情一好接著賣。

我說,你要敢這么操作,他能殺了你。

他說,不至于。

我說,千萬別惹他們,那都是有名有號的人物,上次被查住了車,他一個大耳刮子扇過去問:你認識我不?

他說,那都是江湖演繹。

我說,不是,我一個小朋友是當事人之一,他跟我講的。

他說,你要有興趣,過了元宵節咱去看看。

我說,對于那個街上的人,我是堅決不打交道,我不是有個摩友嘛,他爹在那邊就是最牛B的,別說見了他爹了,見了他我都害怕。

他說,什么年代了。

我說,不得不小心。

其實,他也沒有太大的動力,大概率也不感興趣,可能是對方找到了他,他順便跟我講講,無論股票還是投資,只要是抄底行為就容易抄到了腰上,一年就回本的玩意為什么非轉讓?難道這個問題不值得思考嗎?

最近股市反彈的很厲害。

我覺得也是回光返照,雖然我們也在里面玩的興高采烈的。

謹慎的,都是在做T。

就是見好就收。

真正進去抄底的是什么人?

小散們!

一定會繼續下跌的,理由是什么?

這就如同一個人參加武林決斗,挨了一掌,沒倒下,還能走兩步,抱拳鞠躬告辭,大家覺得這家伙真牛B,紛紛看好他,其實他已經受了內傷,短時間是無法康復的,所以等這一波過去,肯定是持續陰跌。

跌三五個月都算短的。

就如牛哥所言,即便還有牛市,也至少要推遲兩年。

現在能做的,就是深挖壕,廣積糧。

等著吧!

在家,看球友群里在爭論一件事。

就是我們本地第一例出院的到底是不是中醫療法治好的。

小良幾乎是孤軍奮戰。

這是必然的。

原因有二。

第一、整個隊伍里,現代醫學派就倆人,他和我,我不發言,沒人會支持他,而其他人呢?幾乎都是服用中藥的陣營。

第二、我是不會發言的。

前段時間,因為我對疫情的預測,導致幾個球友生了悶氣,把我拉黑了,我要是怨婦的話,那我能說的可多了,穿著我送的衣服我送的鞋,最后偷偷的把我拉黑了?

但是我原諒了,我覺得無所謂,就跟小孩子似的,太情緒化。

都是快50的人了,再去玩小孩子的游戲,就沒意思了。

人家生咱的氣,咱要多包容,另外,在縣城是不能得罪人的,馬云是不怕得罪的,但是縣城人你要是得罪了他,他真的會打你一頓,武力還是最常見的方式。

這東西,其實就是站隊問題,你理解的一回事,他理解的另外一回事,平時歲月靜好,吃吃喝喝,你好我好大家好,彼此看不出什么意見沖突,無非他喜歡吃香菜你喜歡吃辣椒,無所謂。

真到了事上。

沖突就出現了,這是價值觀的沖突。

例如我發現身邊一些平時看起來底蘊也不錯的朋友,在這場瘟疫面前露餡了,每天都在轉發大量的文章、新聞,我就很好奇,你咋這么脆弱?這么容易被新聞牽著鼻子走?

你生活沒有半點焦點?沒有半點自我?

當然,他們對我是不滿意的。

有的可能直接刪除,有的可能不好意思刪除,我寫了一句話,其實是鼓勵他們膽子大一點的,不喜歡就要刪除,我是這么寫的:大到經濟環境,小到個人的小生態,稍有不順就悲觀厭世,恨周圍所有的人,這樣的人是生活的災難。不成為這種人,遠離這種人。疫情是個好機會,篩一遍自己的圈子。

我私信了一下小良:別說話了,否則以后你沒法去打球了。

他說,我讓氣著了。

我說,若是中醫療法管用,那這個人也能自愈,若是中醫療法只是輔助,那么喝熱水也起作用,不需要爭論,不需要科普,你永遠要記住,你是這個群上唯一的高學歷。

你為什么非去跟人家爭呢?

有意義嗎?

除了讓別人討厭你!

這都是我們成長的機會,也就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不是讓我們勇敢地去站隊,而是讓我們學會沉默,任何試圖在風口浪尖出風頭的,無論初心是什么?最終都會被踩在腳下的,因為老百姓最熱衷于兩件事,塑神、倒神。

所以,你想想,誰在這次戰役中封神了?

你還要想想,誰試圖出過風頭?

武漢病毒研究所?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

這兩家,肯定都后悔了!

別說他們了,任何人都經受不起顯微鏡般的吹毛求疵,你只是一個人,一個普通的人,你的生活、學習、工作,不可能面面俱到,不可能從小到大沒淘氣過,沒作弊過。

別輕易出頭,因為駕馭群體是最難的。

我身邊有個文藝青年,不善言談,喜歡寫詩寫散文,是他連襟把我介紹給他的,意思是你可以關注一下這家伙,他在全國都有讀者。

然后就加上了。

加上之后呢?我覺得他還有點較勁。

可能是骨子里的文人相輕。

他輕我是正常的,我輕他就不正常了,因為他太弱小了,沒有半點威脅性,使我想起了之前我們店里的那個小姑娘,她男朋友來,我們約著一起吃飯,他在前面帶路,我在后面跟著,他開了輛科魯茲,路上就是憋著一股勁,就是一有機會就是地板油,我不跟吧不合適,我跟吧,他越來勁了,以為我要超了他。

真是個戲精。

自己演內心戲……

這個文藝青年把自己的博客發給了我,說是讓我指點指點。

那我可真不客氣了!

文章寫的很范文,就是一看就是高分作文,但是在這個時代,沒有市場,雖然說沒有市場不代表沒有價值,但是你要反過來想,連看都沒人看,你寫了又有什么意義呢?

沒人看不代表你寫的不好。

說明你有一門功課不行,催眠力不行,就是你不能把自己的想法輸入到大家的大腦里,沒有建立鏈接。

像什么呢?

你看郭德綱上臺,全場瞬間安靜了。

天線都打開了。

等著接收信號。

那個小郭德綱呢?濟南的那個,山大EMBA同學會的班長,長的格外像郭德綱,我去聽了一場他的相聲,他各方面都很好,基本功,長的也的確像郭德綱,發型也像,口才也像,唯一的短板是什么?

頻道沒調好。

他在臺上說他的,下面都在玩手機。

仿佛壓根沒有演出。

根源是什么?

沒有同步,沒有催眠,沒有把大家帶入境。

你說的可能很好。

對不起,沒聽見!

我提了兩點看法:

第一、必須要打開視野,就是你不是縣城人,而是地球人,縣城只是你的落腳地,但是你的觸角是全球的,這個是需要你做大量的行走,你看哪個詩人不是游遍了大江南北?

第二、定位要準確,若是只是想當個文藝青年,抒發一下自己的情懷,自己哄自己開心或者哄那么三五個女人團團轉,現在就已經足夠了,若是想當飯碗?

我的建議是轉行!

興趣與職業是兩個概念。

全縣100萬人口,喜歡唱歌的并且能算是唱的不錯的至少有1萬人,這些可能還接受過專業訓練,但是能當職業吃上飯的?

找不出兩個。

寫作也是如此。


除非?

你有著絕對的天賦,你有著絕對的癡迷,幾十年如一日,那還是有這個概率的,例如朱之文,朱之文也是比較幸運的,能被發現,若是不被發現呢?

他就是生活中的LOSER。

類似的LOSER很多,村村都有。

說的通俗一點。

就是你的特長,放到你們小區可能很長,放到全國,就很短很短,每個領域都有天賦型選手,就是他的起點已經是你奮斗的終點了,怎么競爭?

別看的很爛。

就我這水平?

即便是山大文學院畢業的本科生,再潛心修煉個十年八年,都未必能寫的出來,我不是夜郎自大,而是實事求是。

這就是專業和天賦。

上天給的飯碗。

我推薦的那部電影《立春》講了個什么事?

就講了這么一件事。

你的特長,并不長。

我認為,沒有特殊的天賦,就好好賺錢吧,畢竟這是一個對天賦要求最低的領域,是人就能賺,科學家能賺農民工也能賺。

特長人人有,就是藏哪里了,不知道。

很多女人是結婚后才知道,自己的尾骨特別突出,還是老公告訴你的,你這個咋跟別人不一樣?人家的都是朝里的,你的咋是朝外的?頂的我生疼。

不胡說了,言歸正傳,我之前特別喜歡在知乎上看張巨濤的文章,他只寫搏擊類的,在尾處總喜歡留一句:有場地有手套,想切磋隨時歡迎。

我就喜歡他這股自信勁,狂的很內斂,很文藝。

他是專業選手,拿過冠軍的。

其實呢,每個領域的王者都很自信,甚至很自負,這也是一種斗志,只是傳統文化不接受這些。

你看NBA,每個運動員都跟野獸似的。

你看CBA呢?

全耷拉著頭!

人,要找到自己的天賦,并且對自己的天賦有著絕對的自信。

很簡單,不服,來戰!

………………………………
特別說明:

A、文章非紀實文學,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對號入座!

B、文章為有償閱讀,單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網站每年服務器在1-2千元左右,希望大家支持掃二維碼付費支持;

文章為有償整理,單篇0.1元,包年30元,可日付可年付。

您的支持是網站一直更新下去的動力。

2000人QQ群,加上微信群,收費加群,保證群的質量;

站長 QQ:84024080 微信:84024080 ;

加群有償打包部分懂懂日記電子書籍;

不定期聚會,促進群內合作,交流;

價格隨著群人數增多不定期漲價;

加群條件:三觀一致,成熟穩健瀟灑

站長曹哲創業故事·自媒體視頻博客Www.CaoZhe.Cn

 

福彩3d图库 腾讯欢乐麻将旧版免费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快 天津麻将怎么开始抓牌 星悦陕西麻将app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 阿里股票 麻将机怎么玩 闲来麻将赚金版下载安装 奕乐贵州捉鸡麻将 腾讯麻将好友房作弊器苹果 茶苑温州麻将 麻将外挂看牌软件 长沙麻将免费下载 天天打麻将下载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 四川麻将怎样胡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