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閱讀:

懂懂日記:2020-02-08

二志,我給他標注的微信名是“韭菜”。

他是遠近聞名的韭菜大王。

還做了地標蔬菜認證。

這幾年搞的很不錯,還推出了禮品裝,春節時還有不少拿來拜訪客戶的,山東人貌似也喜歡吃韭菜,韭菜水餃、韭菜盒子。

他家的韭菜好在哪?

大棚韭菜,比我們自己家種的韭菜要粗要嫩。

炒雞蛋很好吃。

昨天,冷不丁的給我發了個新年紅包。(不到10塊錢那種)

我沒點。

他問,董老師,忙不?

我說,不忙。

他問,方便電話不?

我說,可以。

把電話打了過來,大體意思就是韭菜是需要定期割的,割了賣不了,太難辦了,找本地網紅給推了幾把團購,幾乎就是白送的價格,倒是團了不少,但是因為要挨著送貨,被叫停了,說是有傳播風險。

現在韭菜眼看就老了,怎么辦?

問我能否聯系上那些有愛心的老板,捐一車韭菜到武漢,韭菜是他免費提供的,就是老板出錢租個車就可以了,然后可以適度的搞個新聞報道一下,你看人家咱隔壁,蘭陵捐的大蒜,莒縣捐的酒精,還上了全國新聞,什么硬核山東。

我說,那你還不如在縣城免費送。

他說,免費送也不行,會導致人群聚集。

我說,那就倒溝里。

他說,不是沒想過,這就跟自己拉扯大的孩子一樣,怪心疼的,別人吃了不心疼,糟蹋了心疼,所以我這幾天一直在想,能不能找個愛心人士幫著租個車捐給武漢,咱也不要名也不要利,都給他,就是希望韭菜能被人吃了。

我說,你聯系一下民政系統呢,看看他們有沒有這個心。

他說,我從側面問過,答復是咱這邊現在都在四處募捐(疫情物品或現金),工作非常忙,無暇去搞這些……

的確難辦!

我問,這一波要賠多少錢?

他說,賠錢我還真不大在意,就是心疼,這么好的東西,糟蹋了。

他這么說,我是真懂他。

他就是那么一個細男人,多愁善感,我們一起去過莫斯科,俄羅斯的套娃也分三六九等,便宜的幾十塊錢,貴的幾千幾萬,有的是機器生產的,有的是人工制作的,還有一些是藝術家烙刻的。

當時,他買了四組收藏級的,一組4千元左右,還送了我娃一套。

回國后,發現壞了一個。

他都快疼哭了,我以為咋了,他是這么說的:我覺得世界上少了一件藝術品。

至于嘛!格局瞬間升華?

捐韭菜的事,我否定了他,因為我覺得現在想捐菜的人太多了,其實內心想的都差不多,送了也比爛地里強,至于你非要升華這些菜農的愛心,那是媒體渲染的。

媒體喜歡渲染反差。

例如環衛工人匿名捐1萬2千元,扔下就跑。

類似的新聞,有個原則。

到此為止。

別深究……

你別非去搞個水落石出。

這個環衛工人思想意識是很前衛的,開頭第一句就是:急轉武漢防控中心。

說準“防控中心”這四個字的老百姓都不多。

汶川地震時,也渲染了不少類似的形象,例如乞丐捐出了自己的所有,我覺得宣傳什么都不能宣傳這些人,原因有二。

第一、他們很容易成為道具。

第二、他們容易沖動,ALL IN。

一時愛心迸發了,滿足了,可是事后呢?那都是他們的養老錢,活命錢,自己捉襟見肘了。

那不行!

掛了電話,沒一會,又打了過來。

我問,又咋了?

他說,董老師,去沂河大道溜達一圈吧。

我問,你來縣城了?

他說,是的。

我說,行,你開車臺。

他說,我開著。

車臺聊天比電話有意思,你一句,我一句,很有節奏感,而且也避免傳染,若是他自己來的,他就找我了,主要是他跟嫂子一起,他媳婦怕的要死。

我問,你咋敢出來的?

他說,你嫂子過來拿衣服。

我問,嫂子沒穿隔離服?

那邊傳出了哈哈笑聲。

他說,你看,酒駕危害更大,但是怎么管管不住,因為男人不在意這些,你看這次為什么管得死死的?因為把女人嚇住了,女人又管著男人,所以管得服服帖帖的。

我說,有道理。

他說,剛才在路上你嫂子還跟我爭論,說咱這邊兩例都是中藥治好的。

我說,嫂子說的對,就是,我看報道了,的確是中藥治好的。

他說,反正,現在誰都邀功。

我說,實際上呢,康復主要靠機體免疫力自愈,湖北外的死亡率為千分之一點四,目前這是一個金礦期,就是什么藥都可以宣傳自己有效,進去可以隨便挖,股市就可以拉漲停。(要是加上省外那些還沒有確診的,那么死亡率更低)

他說,我那韭菜,你再幫我想想。

我說,有個辦法,就是你聯系XX,你割了韭菜以后,送到他們物業,然后讓物業挨家挨戶的送,一家一箱,皆大歡喜。

他說,這個真想過,我怕人家不要。

我說,你送一火車也要,你若是實在沒地方送,送我們小區,我給挨著分。

他說,你想要,我那邊隨時可以送。

我說,你還是聯系XX吧,畢竟他那邊是高端社區,而且他又喜歡搞這些,前些日子他采購了3000多瓶酒精,挨家挨戶送,你看他對社區女業主多好,過生日就送花,我媳婦做花的時候還希望我給問問,能否用我媳婦的花。

他說,妥了,就這么辦。

我問,超市那邊需求量不大嗎?

他說,咱本身就不怎么供超市,咱主要是靠外運,現在外運全停了,你覺得什么時候是個轉折點?

我說,我認為元宵節就是。(今天上午剛接到通知,工地允許復工)

他說,但愿如此。

我問,你那山上有沒有比較粗的荊棘?(他在城邊有座山,海拔100米左右,看著不大,轉一圈也需要1個多小時)

他問,干什么用?

我說,我想搞個盆栽。

他說,應該沒有太大的,一會上去轉轉吧。

我說,行。

他在前,我在后,開車上了山,車子是可以開到山頂的,最早這是一座整山,現在只有半座山了,因為一半被開采了石頭,道就是那個時候修的,人家開完了石頭賣給了他,幾乎是石頭價,白撿的,這幾年他越來越覺得是個寶了,因為城市越來越大,山幾乎被建筑包圍了,再過十年八年的,這就成了內山,那就牛B了。

最初他想搞什么?

公墓。

操作了幾年沒操作下來,當然私下也埋了不少,是周圍村莊埋的,他已經把他全家的都搞上去了,還問我要不要弄個,我都沒想過我會死……

有次,有個外地的朋友給了一個建議,就是修建個小廟,養個和尚,把這個事變通一下,就是做一個超級大骨灰地窖,賣位置,你要這么想,小廟里香火不斷,不等于一直有人給燒著香嗎?

這個思路很好。

周邊有些田園綜合體就搞了這個,甚至修起了大殿,養一個和尚咋行?直接養一個隊伍,香火很旺。

開寺院與開肯德基是一個套路,要評估人口密度。

你看云南、四川、西藏那么多寺院,很多寺院只有個建筑物而已,沒人沒香火,那些喇嘛們為什么四處參加EMBA課程?

就是推銷寺院的。

希望大家有機會去辦課,要么捐點銀兩,我在課程上遇到這些喇嘛還覺得很出戲,平時都是給別人洗腦的主,結果在主持人的帶動下,跳起了熱身操……

二志修的墓之類的,基本沒啥用了,政策不允許了,這個山眼看成了內山了,他也不想轉手了,最初給他50萬就賣,現在100萬都不賣了,之前我給過他一個建議,就是把山做修整,從上而下修,做梯田,用石頭去壘砌,然后往里填土,土從哪里買?

一是洗沙的下腳料。

二是基建挖的地基。

很便宜,不要指望三年兩年修好,規劃個十年八年,一年投入個幾十萬,慢慢把山給綠化了,而且是深度綠化,能種果樹了。

那時,你想變成公園就是公園,想變成景點就是景點。

當時他想修小廟為什么沒修成?

太荒蕪了。

寺院選址也是講究的。

植物都不愿意待的地方,佛更不愿意待,都說為了苦修,你見誰把寺院建沙漠里了?

荒山為什么不值錢?

除了開采石頭沒有任何價值,半山腰上有戶人家在養雞,一年租金100塊錢,這跟免費有什么區別?

二志的想法就是找個免費看門的。

那戶人家養了一群狗。

但是,一旦把荒山耕地化,那可做的文章就多了,趁現在還有機會能買到土,以后買土都是違法的,理論上現在也是違法的,但是睜一個眼閉一個眼,慢慢就把山搞起來了,沂南有個田園綜合體就是這么一點點填起來的,很是完美。

而且梯田可以修的很漂亮。

然后呢?

畢竟是個內山,周圍居民也多,可以租菜園給大家。

一座荒山就成了一片菜園。

大家既想爬山又想種菜,一舉多得,多好,再搞個管理人員,幫著澆水,收拾,大家只負責吃就可以了。

二志現在沒這個心思,天天想韭菜。

讓韭菜愁倒了。

這就是天災人禍,沒辦法的事,誰讓咱攤上了呢?

二志,除了多愁善感了一點,還是比較得志的,兒女雙全,事業有成,還有大路虎開著,很完美了。

大志呢?

就是我們一起去海南騎行的哥們,他家也是這里的,不過他在深圳,有個段子我寫過幾次了,就是有年他回來,我們這邊每年都要張貼納稅排行榜,他指著這個榜單說,董哥,以后,你第一,我第二。

過去了這么多年。

依然沒有我們的影子……

從這個角度來講,別說成為知名企業家了,在一個縣城進入百強都難于上青天。

大志,很山東。

雖然一家人都生活在深圳,但是接受了根深蒂固的儒家文化教育,在商業浪潮中總是畏手畏腳,這也不好意思,那也不好意思。

眼看著一個個小弟起來了。

自己沒有太大的起色。

我稱他為宋江。

你看,山東這些去深圳的,先投奔他。

發展起來了呢?

又脫離了他。

人,總是不得志,就容易迷信,花了大幾千,找了個算命先生,改改名,他原名叫辛永志,算命先生說,你看,你名字里就寫著,你是頻繁的立志,這不行。

改為了辛海鷗。

這次,能飛了。

早知道你把這錢給我,我給改個更牛B的,叫辛波音。

改名后有起色不?

有!

兩條腿走路了,一條繼續在深圳當宋江,一條在臨沂搞了個天貓代運營團隊,年前回來開年會,大屏幕上寫著:熱烈慶祝允許科技營業額突破1.5億。

公司成立沒多久。

數字是真實的,至少能有50萬利潤吧。

賺不賺錢不說,倆大奔先買上了,一個放深圳,一個放臨沂,上車還有人幫著開門了,喝了點酒說,董哥,這是我的翻身之戰,你看著吧。

我看著呢!

為什么叫“允許科技”?

因為,他也上過EMBA之類的,學到了一句天天掛在嘴上的話:愛是允許!

人是好人,熱情、仗義,缺點就是受了太多傳統的教育,很難適應今天的商業節奏,也就是我之前寫的,對于山東人而言,“在商言商”都是一道巨大的門檻。

為什么?

山東一切都在酒里。

來,咱哥們,干了!

不在合同里。

前幾天,群上有人發了一張截圖,武漢疫情,辛有志捐款1.5億,包括1億現金,5千萬物資。

辛有志,辛永志。

我猛的一看,以為是同一個人。

我靠,大志這是啥操作?一年營業額1.5億,全捐了?

我還發了個朋友圈,調侃了一番。

辛有志是另外一個人,看來名還是很關鍵的,永志不如有志,辛有志是快手大網紅,賺錢很容易,賺錢不容易的人即便是有一個億也不會這么捐,誰沒有愛心?

都有!

只是都在量力而行。

例如這幾天,讀者們紛紛留言,意思是連岳老師在武漢疫情期間,都故意把打賞功能去掉了,而你呢?則在吆喝著要錢,誰高誰低立現。

你拿連岳老師跟我比,你不覺得糟蹋了連岳老師嗎?

看哪個領域在風口,看CCTV廣告就知道了,最初全是實業,后來有了互聯網三巨頭,現在則是快手、抖音,為什么敢幾個億幾十個億的砸?

沒辦法,太有錢了。

錢來的容易,砸的也容易。

徐崢搞了個《囧媽》,不就是6個億嘛,買了。

無所謂了。

九牛一小毛。

辛有志這次捐款,有作用,就是讓全國更多的人知道了他,但是作用有限,為什么?

因為,全民恐慌中。

人們沒有精力去八卦去延伸,所有焦點都被疫區所吸引,即便有個什么新聞也是一掃而過,不僅僅辛有志捐了一個億,曹德旺也捐了一個億,新聞都很少報道。

這不同于地震。

地震呢,是所有人都在外圍,只有震區的人是身在其中,那么外圍很容易去關注一些英雄事跡,例如抗美援朝時的黃繼光、邱少云,這些不是杜撰的,都是真實的,魏巍從朝鮮戰場歸來寫了那篇我們學過的課文《誰是最可愛的人》。

這次呢?

是所有人都參與其中了。

若是當愛心,當慈善,當積德,捐了就捐了,不需要考慮回報,覺得自己就該做這件事,那么就是很完美的。

若是當營銷,當站隊。

那么,就差了一點效果,還不如朱之文,取了40萬現金,第一天去捐了20萬,抖音火了一把,第二天又去捐了20萬,又火了一把。

特意說明,昨天那20萬是給武漢的,今天這20萬是給咱這邊的。

昨天我看朱之文還在地里澆麥子,一身泥巴,抖音上一片贊美,說是唯一一個把明星當副業的明星,我倒看到了另外一點,那就是一個人跳出自己的階層太難了,他那么有錢了,還是個農民,吃的,穿的,你知道他肚子為什么大的那么快嗎?之前窮怕了,沒怎么吃過肉,現在你去農村轉轉就知道了,農村小媳婦的腚一個比一個大……

對于明星而言。

慈善是一門基本功課。

拿捏“度”是最高的境界,既不能不參與,又不能成為出頭鳥,一旦成了出頭鳥就有個問題,就是被神化,例如這次的韓紅以及平時的古天樂。

是人就經受不起推敲。

三毛在給一名學生讀者的回信中曾說:事實上,沒有一個人是禁得起分析的,能夠試著了解,已是不容易了。

有個明星,每周都堅持見個生病的兒童,見這些孩子時,他又唱歌又跳舞,特別特別的開心,私下里,他的經紀人是這么說的:你不知道他在路上抱怨什么,他說自己特別討厭見這些孩子,給自己帶來了負面情緒……

過去,老百姓的判斷是非黑即白的。

今天,不同了。

就是老百姓更加的理性了,群眾胃口變了,偶像也應該隨之發生一些細微的變化,最簡單的一點,不要抬高自己的形象,特別是在道德、正能量方面。

這是很危險的。

而是要朝另外一個方向靠攏,就是我是一個普通人,一個真實的人,有自私,有愛心,有幸福,有煩惱。

這是一個更高的LEVEL。

就是不再把生活當戲了,敢面對真實的自己了,例如陳冠希敢發自己的素顏自拍,類似的還有舒淇。

這倆都不怎么“光彩”的明星,咋突然變的玩法?

是他們開悟了。

就是重新定位了自己,藝人是我的工作身份,生活中我只是個普通人而已,我也不去當什么道德標桿,也不想當什么模范代表,我就是我,一個也吃飯也放屁的凡夫俗子。

作為影視明星,他們能落地,其實是更加的深入民心。

還有一類呢,則恰好相反。

要把自己藏好。

例如我關注了一位民謠歌手,他有部作品非常好,詞好,唱的也好,有不少大V級的粉絲,因此我關注了他的微博,當然還沒成名,目前只有10萬左右粉絲。

關注久了,我發現了問題。

就是真關注到他的生活時,發現還是有一絲小失落的,就是他太平庸了,太情緒化了,跟個孩子似的,因為自行車放門口被城管給挪走了,他能在微博上破口大罵,粗話連篇。

我就在想,我不該關注他。

還有,就是他還沒長大,等他名氣再大大,全國有名的時候,可能再回頭看看,就覺得自己跟個孩子似的。

這對于我們自己而言,也是照鏡子。

我翻翻自己一年前,兩年前,三年前的朋友圈,我看著都臉紅,咋那么幼稚呢?給人的感覺是整天無病呻吟。

這說明我今天成長了。

等兩年后再看今天的呢?

應該也是類似的感觸。

我現在的觀點是什么?人在初出茅廬時,只輸出自己的作品就可以了,不要讓自己過于生活化,原因很簡單,我們的高度還不夠,容易突然掉到地上。

你看李永樂老師,全科人才,文科也懂,理科更專業,不管什么題材,信手拈來,就是絕對的學霸,除了工作他不談任何生活。

這種人,別說教人大附中了,就是教北大教清華都是應該的。

他有這個實力。

我們說泛科普視頻,其實李永樂就是以己之力來做這個事,更火,更直接,仿佛給所有人在上課。

但是,很多老師會有錯覺。

什么錯覺呢?

這?我也能行!

對不起,你還真不行……

還是那句話,駕馭群體是最難的,你在你們班上60個學生面前講,可能講的不錯,但是要面向全國講,能夠講到這個地步?

太難了。

發音、自信、板書、邏輯。

這次疫情可能會催化一個行業,就是網絡教學,我兒子現在在學大語文,就是類似的課程,全是在線上課,那老師也很博學,可以理解為雛形版的李永樂,應該也是清華大學畢業的。

就是說,未來一個年級,一門課程,只需要一個老師就足夠了。

為什么?

大家都講一樣的內容,他最出色。

這就如同這么多羽毛球愛好者,為什么只有那么幾版的教程?

他們已經是最優秀的了,別人無法超越。

對于小地方的老師而言,是雙重機會。

要么,被邊緣化。

要么,一夜成名。

就是說,未來肯定會出來越來越多的網紅教師,可能是一直都默默無聞在一線教學的朱之文,有著非常出色的板書,優秀的邏輯,深入淺出的催眠力。

不是沒有可能。

而是一定如此。

互聯網的特點就是讓優秀的人獲取更多的掌聲。

和面包。

也會讓大部分平庸的人,更加的平庸。

未來,在線教學會滲透到各個領域,養雞的可以在線教學,踢球的可以在線教學,健身的可以在線教學,這幾天我們群上一直在發一個女生的打卡視頻,引體向上的,波比跳的,每天錄一次,音樂好聽,距離合適。

距離合適是什么意思?

只能看清形體,看不到面目,最美不過想象。

若是能把這個節奏保持住,火是必然的,若是再推出在線教學,又火了,成職業了。

為什么他們比我們優秀?

他們能做我們不愿意做的事,例如大家問我定投難不難?

我說,說起來,一點都不難,但是做起來,就太難了,什么叫定投?我一說你就能理解,你每天健身兩小時,五年后能否有好身材?

這就是定投。

簡單不?

簡單!

認可不?

認可!

能做到嗎?

做不到!

昨晚,牛哥跟我聊了幾句,說了一句:做短線把我累的身心疲憊,以后只做定投。

我說,情緒成本太高了,而且短線賺到的錢,早晚賠上。

他說,是的。

我說,賺錢一定是輕松的。

原話出自索羅斯:當你賺錢的時候,你一點都不忙。如果你瘋狂地工作,你會對你的業績也抓狂。(If youwork furiouly, You will be furious at your result).

若是我們覺得事業特別的辛苦。

一定是方法錯了。

為什么做定投會比較輕松?

因為,我們今天收割的是幾年前的布局,我們今天的布局,不是為明天準備的,而是為后年甚至大后年準備的。

如果你現在還是每天緊張地看盤,糾結于股價每天的波動,搞得像一份工作一樣,沒有時間的自由,這就脫離了做投資的本來意義,效果上也會適得其反,你看一點就行了,周一大跌,從3000點到了2700點,現在又漲到了2800點,無數人虧的嗷嗷叫,而我們做定投的呢?又創新高了。

人們容易忽略了情緒成本。

例如小丑里的那句臺詞,恐懼控制了你。

炒股則是,焦慮左右了你。

那天,我寫,學歷史沒用,因為人在當下的時候,依然會出類似的反應,所以歷史在不斷地重演,現在大家回頭想,周一開盤的時候,跑個什么勁?現在不是漲回來了嘛,我當初咋那么害怕?

但是,當你置身在當時的位置,賣就是最佳選擇,因為大家普遍預測會跌到2500點以下。

回頭看的時候,感覺,咋那么笨?

而在當下,就那么笨。

所以,你看疫情的表現,去找歷史故事看看,就能找到答案,例如你會發現,很多故事是驚人的相似。

我摘抄一段《來自切爾諾貝利的聲音》:我們收到中央委員會和地方委員會的電報,里面說,你們必須阻止民眾發生恐慌,這是事實,恐慌是最可怕的。人們關注切爾諾貝利事件的程度就像戰時一樣。當時充斥著恐懼和謠言,人們并非因輻射而死,而是因為發生的各種狀況,我們必須阻止恐慌的發生。你不能怪我們當時隱瞞了實情,我們也不知道事態的進展。如果我們把個人情緒和政治放到一邊,你必須承認,當時沒人相信發生了這種事情連那些科學家都不敢相信!

最初為什么隱瞞?

是怕恐慌。

發生了應急恐慌呢?

則要降溫。

我就是依托于這本書,做了一些邏輯性的判斷。

例如,我判斷湖北外的省份會逐步復工,讓人們在工作中逐步安靜下來,生活逐步有焦點,慢慢地發現,原來病毒沒有那么可怕,可以與人類共存。

乙肝不是更可怕嗎?

你害怕過嗎?

邏輯是什么?

邏輯就是自我總結,不是老師教會了你什么,而是通過老師講的一些故事,你自己悟出的結果。

為什么大部分人寫不了文章?

因為,大家學的是應試作文,是抒發情感的,但是,有市場的文章是什么類型的?

解決問題的。

問題是怎么解決的?

靠邏輯。

好的文章,與邏輯有關,與文筆無關,就是我仿佛什么都沒告訴你,其實什么都告訴你了,答案都在字縫里。

為什么在縫里?

是你自己得出的答案!

例如,我現在問你,你還相信那個環衛工人捐款的事嗎?

過去,你百分百相信。

如今?

可能會打個問號!

………………………………
特別說明:

A、文章非紀實文學,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對號入座!

B、文章為有償閱讀,單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網站每年服務器在1-2千元左右,希望大家支持掃二維碼付費支持;

文章為有償整理,單篇0.1元,包年30元,可日付可年付。

您的支持是網站一直更新下去的動力。

2000人QQ群,加上微信群,收費加群,保證群的質量;

站長 QQ:84024080 微信:84024080 ;

加群有償打包部分懂懂日記電子書籍;

不定期聚會,促進群內合作,交流;

價格隨著群人數增多不定期漲價;

加群條件:三觀一致,成熟穩健瀟灑

站長曹哲創業故事·自媒體視頻博客Www.CaoZhe.Cn

 

福彩3d图库 山东麻将规则 银行可以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怎么玩麻将 股票融资平台怎么纳税 上海3d开奖结果 投资理财产品网站哪里好 11选五5开奖结果 朋友局郑州麻将辅助器 招商银行股票行情走势 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 2000点股票指数是什么 全民打麻将官方下载 顺发配资 今天体彩6十1预测号 信弘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